•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虐爱女镖师..

    发布时间:2020-02-06 00:00:46   


    美艳的女镖师,风骚的女雇主,这一切的一切,都跟做梦一样,我不知道梦,什么时候醒来,什么时候结束了。陆淑娟在济宁小镇购买下来一个偏僻胡同的宅院,当作我们麒麟镖局的宅基地。而这是一个阴森森的老宅子,有一种发霉的气味,一种阴森森的,破旧的蜘蛛网,彼此的穿梭。


    「吱吱~ 」我轻柔的推开门,而我看着仓库,空荡荡的,如今的一切,都是从头再来,思索起来,一番韵味,一种别样的风情了。我真的想不到,自己的人生,会在山东,有了一个根本的改变了。


    「谢谢两位柳姑娘!淑娟真的不知道怎么报答才好了!要不是你们花了30000元,这个宅子不可能买下!如果在正常的地段,这么大的房子,起码要好几十万呢!不过这里,背后就是女囚犯得乱葬岗,稍微凌乱一点了!」淑娟抚摸自己的领口,兴奋迷人,风骚挑逗了。


    「不必客气了!本来我们姐妹,还希望去江南,这么一来,没有银子了,我们哪里也去不了了!不如这样好了,我们也留下来,跟着你们一起干!」柳婵娟风骚的看着我,而这个山西的婆娘,和她的姐姐不太一样,她拥有一种含蓄的,小家碧玉的让人爱恋,总是感觉到她很清纯,其实或许未必这样。可是我作为男人,非常甘心情愿的上当了。


    「好啊!柳姑娘,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了,我看这样好了,干脆我们姐妹3个人,结拜金兰,从此同生共死,别看我的个子高,其实我今年才年芳19岁!我是88的,我属龙!」陆淑娟在那里,兴奋的诉说而她身材高挑,一看不好像这么年轻了。


    「原来这样~ 那么以后,你就是我们的3 妹了~ 不过在这里,我们两个,就是给你帮帮忙,大事上,还要让你这个少奶奶做主哦!」婵娟风骚的推诿起来了,而女孩在一起,彼此的温柔多情,非常的浪漫,看着自己的妻妾,也非常的开心了。


    「我看两个姐姐心事重重!心里一定是喜欢张公子吧!我年龄小,可以让着两个姐姐!不过先说好哦!虽然我们是姐妹,可是男人这个,我对于男人很独占的哦!」淑娟在那里,顽皮的看着我,搂抱我的肩膀,亲吻起来了。


    「这么说吧妹妹,我们姐妹在这里,也就是烧水做饭,干干下人的粗活!嗯~ 把我们两个当你的佣人就好了!」婵娟在那里,非常客套了,而陆淑娟这个傻丫头,根本没有什么心计了。


    「真的,两个姐姐,虽然你们买了房子,可是别说我占你们的便宜,你们干脆签了卖身契卖身我们陆家!然后呢~ 就当我的脚奴!其实我身边也不能没有人说话聊天!从小都是别人照顾我长大的,伺候我拉屎拉尿,别看我们只是一个镖局,可是该有的规矩,也是有的哦!下人见到小姐,是要跪着的!不知道两个姐姐能否受到得了呢!」陆淑娟兴奋的诉说起来,而她的内心不知道在干什么呢。


    「我去跟我的姐姐商量一下!我们能被陆姑娘收留,已经非常感激了!」柳婵娟离开这里,而她悄然转身,进入到一个侧屋里面了。


    「别光看!打扫这里的卫生!快一点!」陆淑娟的脾气很暴躁,整天都是大小姐的脾气,有时候跟你亲热了,恨不得整天贴着你,当你的小肚兜,小棉袄,如果生气起来,大小姐架子很大。真的不知道,留下她在我的身边,还有两个心计非常重的柳家娘子,我的日子,恐怕越来越不好过了。


    「张公子,我跟我的姐姐商量好了,如今我们是无依无靠!姐妹俩个人,浪迹江湖!本来我们打算回到水昌派总部,可是想不到那些人光顾你争我夺,抢夺水昌派白公子的地盘!我们回去了,必定是凶多吉少,如果你们肯收留我们给我们姐妹一口饭吃,我们甘愿卖身为奴!进入张家~ 」柳婵娟跪倒在那里,轻柔的跪倒在我们面前。


    「柳姑娘这是干什么~ 」我赶紧过去,上前搀扶了。


    「別~ 你姐姐呢~ 當我們陸家的奴才!就要這麼跪著!嗯~ 讓你姐姐出來,一起跪著!說真的,不是我嫌棄你們,你們都是被白玉郎玩弄過好幾次的人了!進入我們陸家,也是可憐你們,收留你們,賣身契簽署之後,為了表示忠心,不能這麼白白簽了~ 我們要按照陸家的規矩,用紋身在你們的背後,烙印一個女奴。這樣走到哪裡都知道是我們陸家的小奴了!也就不會再有外心了!」陸淑娟抱起胳膊,輕柔的抬起腳丫,踢打柳嬋娟。「嬋娟姐姐,我這麼做,算欺負你了嗎!」


    「小姐!嬋娟不敢~ 嗯~ 能收留我們就好了!」柳嬋娟跪倒在那裡,輕柔的呻吟起來。


    「那就好!這就是我們陸家的針印!」陸淑娟掏出來一個,上面佈滿纖細小針組成的印章,上面雕刻。「陸家女奴」。


    我看了之後,感覺到一種萬分的興奮,一種難以形容了韻味了,甚至肉棒勃起,那種久違的興奮。我吞嚥自己的口水,看著兩個如花似玉的娘子,賣身到我這裡,而我卻無能為力。


    「夠了~ 陸淑娟~ 不要總是什麼陸家!陸家~ 你來到我這裡,加入我的麒麟門,就是我張化得人了!不要跟我提什麼陸家!這兩個女奴,我收留當作愛妾了!我不許你這麼欺負她們!」


    「別~ 張公子~ 在我們這裡,女人說話,什麼時候輪到男人插嘴了!」「啪~ 」她抬起胳膊,狠狠給了我一耳光,這個潑辣風騷的山東姑娘,這種方法,非常讓我吃驚了。


    「本來打算烙在身體上就可以了,你這麼說,我非要在她們如花似玉的臉蛋上,留下標記不可!我看你以後,還喜歡不!」陸淑娟拿起手中的印章,就這麼過去,準備按在柳嬋娟的臉蛋上。


    「住手!」我衝過去,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了。「啪~ 」我給了她一拳,就這麼把她幾乎打翻了。


    「你敢打我,還沒有幾天,好你個沒有良心的,我跟你拼了!」陸淑娟過來,就這麼衝動的,從架子上拿下來一把刀,在這裡舞動起來了。


    「小娟,你得脾气我实在是受不了,什么陆家!陆家~ 我在这里这么说,白玉郎跟我情同手足,如今玉郎的妻妾落难,我非但收留,而且还要明媒正娶!当我的爱妾!你同意了,就留下~ 不同意,带着你的人走!这里房子是我们买的!」我站在那里,气愤万分了,我背过胳膊,第一次感觉到打一个女孩子,我竟然打了一个女孩子,还是我的未婚妻。


    「张公子!不要这样我们这次姐妹是诚心归顺你的!为了表示忠诚,我们姐妹俩个人已经想好了,卖身到张家~ 就算为奴~ 在我们的身体上烙印~ 也是可以的!你们是主人~ 来吧~ 貂蝉准备好了,一辈子给你们当贱奴~ 」柳貂蝉轻柔的拉扯自己的衣服,露出来白嫩的胳膊,她的模样清纯无比,风骚迷人了。


    「可是陆家镖局的招牌,是我们的!我不走,要走你们走!」


    「没有见过这样不讲理的女人!还没有过门,就这样!看来我们,实在是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了!走~ 」我拉扯柳貂蝉,还有婵娟。「两位娘子~ 我们走~ 」


    「张公子,这样不好吧!你马上就要跟小娟结婚了!你这是干什么!」貂蝉在那里,阴柔的甩动自己的袖子,一下子挣扎起来了。


    「你这个妖女!我杀了你!」陆淑娟一下子过来,手持自己的刀刺杀过来了。「啪~ 」柳婵娟冲过去,一下子下面一个扫堂腿,上面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哎呦~ 」陆淑娟痛苦的身体倾斜,摔倒在地板上了。她手中的刀也飞了。


    「臭丫头!就你的三脚猫功夫!比我们姐妹差得远!嗯~ 」柳婵娟气愤万分,抬起自己的脚丫,狠狠一脚踢打在她的肚皮上。


    「好疼啊,好疼啊!你打死我了~ 」陆淑娟痛苦的哼哼唧唧,呻吟起来了。



    「谁是小奴~ 」婵娟站在那里,风骚无比了。


    「啪~ 」柳貂蝉走过来,狠狠给了自己妹妹一个耳光。「婵娟,这就是你跟新主人这么说话的!小姐,我这个妹妹刚刚从山西的乡下来,完全不懂事要责罚,就责罚我吧!」她轻柔的跪倒在那里,裙子跌落在地板上了。


    「柳貂蝉~ 柳婵娟!还有陆淑娟,你们3 个女人给我听好!我不管你们干什么!嗯~ 你们不走!我走~ 你们3 个人过~ 我走可以吗~ 」我站在那里,感觉到一种无奈,一种悲情了。


    「别~ 别~ 」淑娟轻柔的站在那里,赶紧起来了。「张公子!别走~ 别走~我跟两个姐姐开玩笑!我~ 我一切听你得还不好吗~ 你可千万别不要我!我跟你都私奔出来了我女儿家的清白,如何见人呢!」


    「好!那么我来宣布!家里按照长幼的顺序!貂蝉为娘子,婵娟为2 娘子!你就是我的3 娘子!你们要搞好团结!我们的麒麟门,才能繁荣兴盛!我们张家,才能妻妾成群,繁荣旺盛!


    「不用了我们两个姐妹,都听少奶奶就是了,她是妻子,我们是小妾!婵娟~ 以后好好听少奶奶的话!」柳貂蝉拉着自己的妹妹,一起跪倒在那里了。


    「姐姐~ 你~ 」婵娟非常不高兴,可是万般无奈了。


    「臭婊子!嗯~ 让你给我拽!以后乖乖的,每天给我舔允脚丫!别以为功夫高了不起了!哼~ 听到了吗!可以不给你们纹身在脸蛋上,但是卖身为奴!必须有一个记号!包括那个男人,以后给我听好了!我再说一遍,卖身到我这里,就是我的奴了!连你也要纹身烙印!可以烙在你们后背上~ 也可以纹身~ 我们陆家镖局,是响当当的,这里就是分号了,为了逃避江湖追杀,你们只有忘记自己的过去,隐姓埋名,在这里老老实实,当一个普通的美女镖师!就好了~ 」


    「啪~ 」陆淑娟过来,对准我的裤裆就是一脚,而她的大脚丫,一下子踢打的我,精水几乎流淌下来了,或许人的骨髓里面,都有一种渴望被奴役,被蹂躏,被摧残的快感了。而我痛苦万分跪倒在那里。「是!是!我的女主人,以后乖乖当你的小奴!嗯~ 给我们纹身吧!」


    「这就对了~ 乖乖的哦!把衣服掀开~ 」陆淑娟过来,脱下我的外套,掀开我里面的衣服。她拿起那个大印,一下子盖在我的后背上。


    「啊~ 」尖锐的针刺痛我的后背,缓缓得留下来一些墨迹,形成一个绿色的刺青,上面写着「陆家女奴」。


    「呼呼~ 」我痛苦的趴在那里,气喘吁吁无法形容了,而这种卖身为奴的滋味,从此不再有自己的独立人格和人生真的令人双腿发软,难以形容的悲凉了。


    「你们姐妹俩个人长的如花似玉,这么清纯可人,还不把男人的魂魄都给勾引走了!我在你们的白嫩脸蛋上!」陆淑娟风骚的走过去,拿起手中的印记,轻柔的旋转摇晃起来。而柳貂蝉跪在那里,索性闭上双眼。她抓住自己的脚踝几乎忍受屈辱的一切了。


    「算了~ 你们两个跟我进入屋子里面!把上衣脱下~ 在你们的脊背,分别烙一个就可以了!」陆淑娟看看,柳婵娟而她有些惧怕,不过作为大小姐一种情怀,还是要坚持了。有时候感觉到被,纹身和烙印犹如牲口一样卖身到陆家,从此不再做高傲的人,而是作为一个下贱的小奴,那种悲情,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而我看看如花似玉的貂蝉和婵娟,彼此爱慕,可是一种骨髓里面的奴性,被激发出来了,只能乖乖的,看着她们受到屈辱的蹂躏还有折磨,在身体上留下爱的印记了。


    卧室


    一切挂上了新买的红布,简单的装修了一下就算新房了,而我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以及前途都在什么地方了。有时候甚至感觉到一种茫然,一种恨不得跪下,让女孩反覆玩弄。从此作为奴,那种感觉也很好,你只要服从你的女主人,根本不用思考,也不用干什么。完全被命运和别人左右,也是一种乐趣了。在江湖上从此隐姓埋名再也不管什么江湖事务,从此逃避一切,体会人生的悲情了。


    「请新娘子。」伴随女镖师轻柔的喊叫,而我和陆淑娟,轻柔的进入到这里。在这里布置得非常温馨,而似乎姑娘们,也欢快的等待这个时候,大堂里面泼洒了花瓣,一切处于一种芳香,一种幸福当中了。


    「新娘子来了~ 新娘子~ 」女孩子们推搡起来,非常的幸福,非常的优雅了。


    陆淑娟穿上一身红色的新娘裙子,那是一身优雅迷人红色旗袍,风骚性感了。她盖上红色的盖头,女孩子们清一色都是光秃秃脑袋了,刚剃光时候哭声一片,不过现在慢慢都已经适应了,这种新的风格。一种唯美的虐待,一种陆家镖局的新生。


    根据这里的新规矩,所有的女镖师都要剃光头发,保持光头,并且涂抹绝毛膏,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陆家镖局,干干净净的作风。据说女孩子最多只能留下阴毛和腋毛,不过大清帝国,禁止女人裸体,所以这个无所知晓了。


    「嗯~ 」淑娟掀開自己的蓋頭迷人的微笑起來。她166 的苗條個子,她的光頭橢圓迷人,性感的纖美優雅。她的眉毛剃光,紋眉性感。她一對迷人的丹鳳眼,風騷柔情。她的鼻子性感柔和,纖柔軟潤。她纖長的瓜子臉蛋,白淨誘惑。她的嘴唇纖柔紅韻,輕薄迷人。


    她的脖頸纖潤,白軟迷人。她的肩膀骨感誘惑,性感的骨骼纖繃。她的手臂纖秀,性感的白軟美韻。她一身紅色的旗袍,她的乳房纖秀迷人,軟潤誘惑。她的腰肢纖軟優雅,性感的婀娜而下。她的骨盆方韻,骨感地美韻誘惑。她的臀部圓韻,性感的肌脂膩積。


    她的大腿風騷誘惑,白軟的美韻優雅。她的小腿纖潤,纖秀的肌脂緊繃。她穿上肉色的連褲襪,性感誘惑。她穿上一雙紅色的高跟鞋,而這個19歲的姑娘,現出來一種妖嬈,一種性感。


    想不到這麼快,這個曾經拿著長劍,指著我的姑娘,竟然是我的娘子了。我感覺到一種心跳加速,一種另類的幸福了。


    在這裡,我們供奉女佛,而牆壁上有女佛的坐像。冉冉的香煙,一切如此的神聖莊重,以佛法的名義結合。為了女佛轉生大法而結合,為了佛法的繁衍,生育後代,充滿了神聖感。我在那裡拜堂,而跟著我們的兩個小妾,柳貂蟬和柳嬋娟,也一起蒙上紅色的蓋頭,她們站在我們後面。


    作為小妾,她們的處境不妙,根據佛法教義,和大清王朝的法律,男人的第一個妻子,為正式的夫人。其餘的妻妾,都是妾室,或者奴婢都要聽從第一個妻子的命令。女佛轉生大法,規定一個男人只能擁有最多4 個妻妾。1 個妻子,3個當奴婢的小妾。而大清地律法規定是最多有3 個妻子,4 個小妾。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至少在現在我是一無所有了。


    「張化~ 在正式宣佈你們結合成為夫妻之前,我想詢問你們,你們是不是自願為了女佛結合而成!」站在那裡負責證婚的女鏢師,幸福的在那裡看著我。


    「我願意!」淑娟姑娘拉扯我的胳膊,幸福的點頭。「快點木頭!」「我~ 」我想說不願意,可是捆綁成為夫妻,都到這個地步了,說也完了。「願意!」


    「陸淑娟小姐!你是否願意成為張化的妻子!無論是生老病死,無論是貧苦或者疾病!永遠都不放棄!」美女鏢師在那裡詢問起來。


    「我願意~ 」她幸福的手捧花朵拉扯我的胳膊。「那麼用這根繩索,拴住他!還有這兩位姑娘,你們自願進入陸家,甘心為奴是嗎!」


    「是的~ 」柳貂蟬和柳嬋娟也是一身優雅的紅色衣服,而她們蓋上紅色的蓋頭。雙手被羊頭形態反綁,彼此的交錯胸口,勾勒乳房。她們的捆綁,還是我的傑作。而她們根據規矩,來了之後,都跪倒在我們身後了,表示甘心成為女奴。「我們姐妹甘心成為女奴,進入張家!生死不渝!」


    「好儀式可以正式開始!陸淑娟,這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你同時擁有了,丈夫,還有兩個女奴!希望你在她們身體上,留下愛的烙印!表示她們徹底的歸屬你!」美女鏢師,模仿尼姑輕柔的雙手合十。而這也是一種原始的儀式,從古代就流傳下來了。


    「已經有了~ 我在她們的後背有烙印!這個~ 」陸淑娟輕柔的拿起手中的印記。


    「當然了~ 後背的別人不一定看見~ 把胳膊都伸出來,其實陸家我們這個印章,雕刻很好看的!」她風騷的走過去,一把拉扯我的胳膊把我的皮衣,拉扯上去了。


    「啊~ 」我疼痛的呻吟起來,想不到陸淑娟為了霸佔我,在我的兩條胳膊,分別留下兩個印記。然後回去,在柳家姐妹兩條白皙的胳膊,也留下兩個這樣的印記。她做完了才滿意的微笑了,而我發現上面寫著。


    「陸淑娟賤奴」表明我們的身份,屬於她,屬於她這個女孩子,而不是陸家。


    根據女佛轉生大法的教義,女人在自己的丈夫身體上留下愛的烙印,這樣將來這個男人,如果離開她,投奔別的女人,別人的女人就會發現,包括身後的女奴,都是這個幸福妻子的私人物品。可以任意的驅使和奴役,但是不能殺害。


    而根據大清地律法,一旦刺青,這種紋身不能去掉否則就是犯下死罪了。而且上面的紋身標注了所屬,倘若反抗或者逃跑,也是忤逆的死罪。要切斷四肢,挖去雙眼,切割舌頭,耳朵。最終開膛剖腹而死。想到這裡,奴隸們只有乖乖的,跟著這個家庭一起生活下去了。


    奴隸的孩子,世代為奴隸。而這種人類關係,也是因為女性超過男性5 倍所造成的悲劇。因為男人大部分都是去南方打工了,越是內地,越是女孩子多,男孩子少,為了家庭的維持,只能用奴隸制這種方法。


    這樣作為妻子的女人,不會在意自己的丈夫,跟下等的女奴交配,因為繁衍出來的,還是奴隸。這樣壯大了家族,比什麼都划算了。


    「一拜女佛!」女鏢師輕柔的雙手合十呻吟起來,而我們虔誠的跪倒在那裡,彼此的雙手合十,在那裡吟誦。「女佛保佑我們的婚姻,神聖結合成!為了佛法的誠實,善良,忍讓,忠誠!我們彼此愛慕!夫妻忠誠!如果男人有逃跑背叛,甘心忍受鞭打折磨!」我跪倒在那裡,輕柔的背誦起來。


    我看著身邊,有時候產生了錯覺,我真正愛的女孩子,一個都不在我的身邊。小敏,香兒,水玲瓏,劉思薇。甚至包括李芳芳~ 我感覺到這次正式的結婚之後,我被徹底的拖入這個魔窟裡面,如果背叛,大清律法也是不許可的。如果男女離婚,除非是女人把男人休掉,但是一個被休掉的男人,身體上還有別的女人愛的烙印,誰又能去接受呢?


    所以31世紀的婚姻,因為苛刻的條例,真的舉行的儀式太少,肯在自己身體上,留下一個女人愛的烙印,必須是愛得非常深刻,只有這樣,才能刻骨銘心了。而我為了躲避災禍,這麼草率,這麼盲目,把自己的青年身體,白白交待給一個19歲的姑娘,想到這裡,我甚至流淚了。


    「二拜父母!」女鏢師在那裡輕柔的呻吟,而我們朝著空蕩蕩的座椅,彼此的跪拜。我感覺到一種惆悵,而陸淑娟,顯然不希望自己渾渾噩噩的父親來搗亂了。


    「哭什麼,男人家,不就是過門!嗯~ 」陸淑娟風騷的在那裡,狠狠掐住我的耳朵。「哎呦~ 」我痛苦萬分,幾乎爬到在那裡了。


    「夫妻對拜!」有時候我總是感覺到好奇,和3 個女孩子一起拜堂,而我的內心,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一種夢想的破滅,在這個荒蠻的山東小村子,這麼落腳生存下來,不再有江湖,不再有夢,而是過著安穩的踏實日子。這種想法,第一次這麼衝動,這麼沉溺其中,這麼的唯美了,被一個女王虐待,殘忍的折磨,想到這裡,我忍不住興奮起來了。


    我尴尬的跪倒在那里,轻柔的给淑娟跪拜。而她站在那里,温柔的给我鞠躬。这是地位上的不平等,而这也是31世纪一个普通家庭。根据佛法,根据大清的法律。地位最高的是一个家里的女王。其次是一个男人,在下面还有女奴。通过这样的关系,拉扯男人的心,绝对的对于女王服从。和女奴只是为了增加奴隶的数量和壮大家族。


    我看看身体后面的貂蝉和婵娟两个姐妹,她们也快哭出来了。


    「喝交杯酒!来~ 来~ 」一个女镖师,轻柔的拿过来酒水。「用家里娘子的鞋子喝酒!这才是一切!表示绝对的服从,无论从身体,还是内心!」


    「嗯~ 嗯~ 」看着陆淑娟的鞋子,我感觉到一种内心的放纵,一种激情,一种心跳了。我跪倒在那里,而我看着陆淑娟,轻柔的坐在椅子上。而在女孩子的助威当中,她脱下自己的高跟鞋。她抚摸自己的大腿,轻柔的交叠美腿。


    陆淑娟双腿纤美诱惑,充满了少女的优雅韵味,白皙充满弹性。她大腿后侧肌肉紧绷,性感的腻积丰圆,柔和的美韵迷人。她大腿后侧肌脂腻积软润,优雅的充满弹性,性感诱惑。她大腿后侧肌肤白软,皮纹腻积优雅,纤绷迷人。衬托她美韵方韵诱惑,性感的扁韵优雅,紧绷柔嫩。她大腿外侧纤秀柔和,性感的肌肉紧绷,纤长的美韵诱惑。她大腿外侧肌脂腻积,轻柔的优雅诱惑,充满了弹性。她大腿外侧肌肤白软,柔和的光腻迷人,性感的腻积紧绷。她大腿内侧纤柔软润,肌脂腻积优雅,性感的紧绷迷人。她大腿内侧肌肉纤绷,柔和的纤韵诱惑,性感的紧绷迷人。她大腿内侧韧带纤软,腻积的纤秀优雅,性感美韵。


    「呼呼~ 」我感觉到一种心跳,一种沉沦,嗅闻那种脚丫的臭味,甚至无法说,该说什么才好了。我捧起她的脚丫,而我看着她38号码的高跟鞋,而我嗅闻里面,一种浓郁的脚丫臭味。淡淡的,还有一个女孩子脚丫的痕迹。


    大清帝国,严禁男女性爱,看女人裸体和性交,都是死罪。就算繁殖,也只能男人把精水,喷射在就被里面,然后女??人塞入阴道。而这样一来,玩弄女孩子的脚丫成为唯一的性爱替代品,难以形容这是什么变态的情欲了。


    「哗哗~ 」一个美女镖师走过来,拿起酒坛轻柔的往里面倒入酒水。「只有喝下女王脚丫接触过的酒水!表示从此之后,绝对的服从,再也没有别的想法!婚前的一切,包括那些女人,那些爱,不过都是过眼烟云!以后好好对待你的女王!绝对的服从,无论肉体上还是精神上!」


    「是~ 我的女主人~ 」而我捧起这一双高跟鞋,大口的喝酒。「咕咕~ 咕咕~ 」我感觉到一种臭味,一种浓郁的臭味钻入鼻孔,可是稀里糊涂的喝下去也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好~ 好~ 该你们了!」那些美女镖师,拿起陆淑娟的鞋子,轻柔的交给柳貂蝉和柳婵娟,而她们姐妹跪在那里,被迫低下光头,一人一只,悲惨的喝酒。她们扭动自己的光头,痛苦万分悲惨无比,可是没有办法,作为女奴隶,只有任由别人调教和折磨了。


    在人们的抚摸,闹新房当中,屈辱的调教开始了,而因为不能裸体,所以虐脚,舔脚,以及各种脚奴文化,成为了大清帝国性爱的重要组成部分了。第一次的调教,新婚的第一夜,有的是在喧闹当中度过的,彻底的让男人和女人,失去尊严。有的是在洞房,秘密的调教。总之难以形容了。


    「好了~ 好了,拜堂之后,我们就是夫妻了~ 跟我来~ 哪里那么啰嗦,上炕去!」陆淑娟风骚的掀开盖头,她就这么拉扯我的耳朵,拖拖拉拉,带着我去旁边的屋子了。在我们的身后,她牵扯手中的铁链,而柳貂蝉和柳婵娟,作为女奴,都是双手反绑,脖颈戴上项圈,一起拉扯过去了。


    「停~ 别揪扯耳朵~ 」我在那里反抗起来。「我娘就是这么修理我爹的,在山东这里,女孩子说了算!我看你听话不!别看你的功夫高!回去慢慢收拾你!」陆淑娟狠狠踢打我屁股一脚,而她揪扯自己的绳索,把我推搡的,塞入到洞房里面。


    「呼呼~ 」阴冷的风吹拂起来,而墙壁上的窟窿,刚刚涂抹一些泥巴,还有阴风灌入这里。这是一个侧室,在这里有一个大的土炕,可以并排睡下很多人,都不成问题。里面空荡荡的,一个破旧的桌子,仅此而已了。


    「上床去!」陆淑娟一把推开我,自己兴奋万分了,这个小色女。「给我上床!」她一把推搡我过去,就这么脱下自己的鞋子。「嗯~ 济宁这里也很缺水,本姑娘从小就不喜欢洗脚!我的丝袜穿了好几天了!你们将就一点~ 味道是非常浓厚的!本姑娘天生就是汗脚!别嫌难闻哦!还有两个奴才~ 一起爬行过来~ 跪在这里~ 给我舔~ 」


    她风骚的翘起自己的脚丫,销魂蚀骨,难以形容了。「哪里哪里!少奶奶的模样好似仙女,就是脚丫的气味,也是香的~ 」柳貂蝉爬行过去,乖乖的跪倒在土炕下,我真的想不到,这么一个美女,竟然戴上手铐,乖乖的跪倒在那里,给人舔允脚丫。


    「听话就好了~ 嗯~ 来~ 舔这里~ 」陆淑娟风骚的掀开自己的裙子,露出来白嫩的大腿。


    「姐姐~ 」柳婵娟兴奋万分,而她扭动自己的身体,也乖乖的趴下,就这么扭动光秃秃的脑袋,跪在那里了。她也是一身红色的旗袍,更加衬托身体的娇柔婀娜了。她风骚的摇晃自己的美腿来回的挑逗摇摆。


    她腿窝弧凹纤秀,性感的肌脂软润柔和,美韵迷人。她腿窝肌肤白软,韧带纤绷性感,柔和的软润迷人。她膝盖骨凸纤秀,性感的骨骼紧绷优雅,纤柔美韵。她膝盖肌肤白软,柔和的美韵而下,细润迷人。她小腿腓骨纤润而下,直挺的美韵优雅,性感柔嫩。她小腿面肌肤光腻柔和,性感的轻柔优雅,略微浮显腿毛紧绷细嫩。她小腿面肌脂软润,性感的纤绷诱惑,美韵迷人。她小腿面肌肉纤绷,腻积纤细,优雅柔嫩。她小腿肚纤润而下,性感的肌肉纤绷优雅,腻积迷人。她小腿肚肌脂腻积,纤秀的弧美性感,软润的优雅迷人。她小腿肚肌肤白软,性感的柔和纤秀,美韵的细嫩迷人。她双腿性感纤润,充满女性诱惑,略微浮显腿毛。


    「看什么~ 两个小秃头!让姐姐脚丫好好玩弄一下~ 」陆淑娟风骚无比,翘起自己的嫩脚,踩在柳貂蝉还有柳婵娟,光溜溜的脑袋上,那种变态的情怀,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我感觉到羞愧万分悲惨无比,更加多了一种凄美的韵味了。


    而两个女孩子自己光溜溜的脑袋,被女王的赤脚玩弄,那种风骚的情欲,羞辱万分无法形容了。


    「喂~ 這麼玩弄你們是不是非常舒服啊!」風騷的陸淑娟,頑皮的訴說起來。「大概下面要流水了!可是流淌不出來對吧!鴛鴦銅棒,滋味很好吧!哈哈~ 」她風騷的翹起自己的腳丫,性感的來回摩擦。「讓我好好玩弄你們兩姐妹的禿頭!跪在那裡,給我把腳底板!舔允乾淨哦!」她誘惑的晃動自己的腳丫,風騷萬分,實在是銷魂蝕骨,難以用語言來形容了。


    「是我的女主人~ 」柳貂蟬反綁雙手,羞愧萬分,而她跪在那裡,戴上金屬的牙箍,而她口水流淌下來,輕柔的舔允陸淑娟的左腳。在另外一側,她的妹妹,正在舔允陸淑娟的右腳。


    陸淑娟挑逗的晃動腳丫,這個小風騷,真得讓人陶醉了。她腳踝骨感纖秀,性感的膩積柔和,美韻的優雅迷人。她腳踝肌膚白軟,性感的膩積優雅,軟潤的誘惑迷人。她擁有一雙迷人的腳丫。她腳背性感的長韻優雅,骨骼緊繃誘惑,纖柔而下。她腳背肌脂平坦,性感的軟潤迷人,膩積的柔和美韻。她腳背肌膚白軟,性感的膩積纖秀,美韻的優雅迷人。她腳背青筋纖秀,肌脂細潤,柔滑迷人。她腳背纖柔細軟,性感的膩積柔和,軟潤的充滿女性的誘惑。她腳趾頭纖長優雅,輕柔的美韻迷人,纖細可愛。


    「嗯~ 嗯~ 」兩個女奴跪在那裡,輕柔的翹起腳丫,虔誠的,用自己的白嫩臉蛋,貼在女王的腳底板上認真的嗅聞,認真的體會,認真地面對了。那種純情的樣子,真得讓人陶醉,實在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看得心驚肉跳,而我完全興奮,幾乎濕潤了自己的褲襠。


    「我的腳丫是不是很臭啊!我今天故意沒有洗腳,來回奔跑!本小姐的腳丫從來不用水清洗!以後髒了!出標的時候,就是你們跪下,給我舔允乾淨哦!我天生都是汗腳,一動就出汗,可不要感覺太臭哦!」


    「是~ 女主人~ 」「哎呦~ 殺了我們吧!親~ 」貂蟬興奮的搖擺自己的屁股,幾乎流水了。她痛苦萬分,大概鴛鴦銅棒折磨自己,全身慾望充滿可是只能用這種方法,發洩了。


    「嗯~ 好好的保持姿勢!虔誠的貼在我的腳丫上嗅聞!」陸淑娟翹起自己的腳丫,風騷迷人,她興奮得讓兩個絕色的美女,給自己當腳奴,而這個虐戀的家庭,雖然不是我最滿意的。可是我也很滿足,怎麼說,貂蟬,嬋娟兩個姐妹,如花似玉,看得讓人心驚肉跳,忍不住一番愛撫。


    「我的腳趾頭唔~ 」陸淑娟翹自己的腳丫塞入兩個女人的嘴巴裡面,而她的腳趾頭輕柔蠕動,而兩個艷女,都彼此戴上金屬的牙箍,無法嗜咬,只能乖乖的,吞嚥自己的口水,不停的舔允那個蠕動的腳丫了。那種女王的絕對控制,從肉體直到心靈,難以形容的美妙了。


    她大腳趾弧軟誘惑,腳趾頭略微外翻迷人,性感的軟潤誘惑,趾肚柔和的尖秀弧翹,腳趾甲方膩誘惑,可愛迷人。她二腳趾纖軟誘惑,腳趾頭弓凸可愛,柔和的纖秀優雅。她趾肚尖秀擠並,性感的柔和軟潤,腳趾甲凸翹。她三腳趾弧軟優雅,腳趾頭性感美韻,弓繃迷人,趾肚纖秀柔和,擠並誘惑,腳趾甲性感的凸翹迷人。她四腳趾纖柔優雅,腳趾頭性感柔美,優雅的軟潤迷人,趾肚性感的風騷膩積,腳趾甲性感細嫩。她小腳趾弧凸弓軟,腳趾頭性感的弓繃迷人,纖柔的優雅誘惑,她趾肚尖秀凸韻,腳趾甲凸翹的可愛迷人。她腳趾頭間隙略大,輕柔的擠並誘惑,風騷的軟潤迷人。她前腳掌和腳趾頭略微有距離,誘惑的散發汗膩氣味。她大腳骨柔和浮顯,腳丫美韻長韻。


    「嗚嗚~ 嗚嗚~ 」柳貂蟬享受起來,而在昔日,這個優雅的大小姐都是別人給自己舔允腳丫,可是今天,白玉郎倒了之後竟然跪倒在這裡,給女孩子舔允腳丫。真得難以形容,這是什麼悲情,什麼韻味,什麼可悲可歎的誘惑了。


    她虔誠的扭動光頭,任由一個19歲的女鏢師,在自己的光頭上踩踏,玩弄折磨,雖然愛戀,可是不能在一起,她承受了生死離別,最終選擇了當一個卑賤的腳奴。而我知道貂蟬在故意希望自己忘卻,希望自己逃避,她希望自己能沉浸在這種被虐待的慾望之中,徹底的忘懷,忘記江湖,忘記痛苦,只是乖乖的,安心當一個腳奴。


    「大小姐~ 乾淨不乾淨呢!」一身媚骨的嬋娟,這個時候搖擺自己的屁股,風騷的哼哼唧唧。她跳起自己的眉毛,感覺到大概臭味太濃於或許作為一個女孩子,她出身貧寒,可是也沒有給誰這麼舔允腳丫的,一種羞愧,一種痛苦了。


    「小女奴!這麼不認真!我說停止了嗎!繼續舔允!」陸淑娟翹起自己的腳丫,在那裡風騷誘惑,挑逗萬分,真得難以形容了。她興奮的用自己的腳丫,不時地玩弄兩個絕色佳人白嫩臉蛋和光禿禿腦袋,她輕柔的抬起腳掌,仔細的按摩起來。


    她前腳掌弓凸誘惑,輕柔的弧美優雅,肌脂軟潤迷人。她前腳掌肌肉弓繃,性感的充滿彈性,膩積的美韻迷人。她前腳掌肌膚紅韻,輕柔的優雅誘惑,風騷的細軟柔嫩。她側腳掌肌肉弓繃,性感的美韻優雅,柔和細潤。她側腳掌肌膚紅潤,性感的浮顯皮紋,柔和的優雅細潤。她側腳掌肌脂膩積,風騷的軟潤誘惑,膩積的充滿彈性。她外側腳面弓凸性感,輕柔的弓繃肌肉,美韻迷人。她外側腳面肌脂膩積,纖秀誘惑,弧凸美韻。她外側腳面肌膚白軟,柔和的弓繃優雅,纖柔美韻。她內側腳面弧美柔和,輕柔的弧凹誘惑,肌脂膩積美韻。她內側腳面肌肉弓繃,柔和的充滿彈性,性感誘惑。她內側腳面肌膚白軟,輕柔的軟潤誘惑,優雅細嫩。


    「光禿禿的真滑溜!嗯~ 本大小姐以後要踩著你們禿頭睡覺!」她興奮的搖擺腳丫。「是~ 是~ 」柳貂蟬跪在那裡,雖然萬分的屈辱,可是沒有辦法了。


    「我娘說了,對待自己的小妾,如果不好好調教,長大了將來還不翻天了!尤其對待那些比自己漂亮的!你們可知道了,我以後要好好學習功夫,將來把我們陸家鏢局的分號,發揚光大!這就足夠了。哈哈!好癢癢!好舒服哦!」她興奮起來,就這麼躺倒在土炕上,而她蠕動自己腳丫,風騷迷人,挑逗萬分,香艷無比了,這種調教,真得讓人銷魂蝕骨,讓人鬆弛內心裡面了。


    「嗯~ 嗯~ 好了!好了!兩個腳奴!嗯~ 本小姐還有更好玩的!恩~ 」她輕柔的脫下自己的連褲襪把濕漉漉連褲襪,塞給我了。「你不是想嗅聞我的襪子!自己拿去好了!趴在那裡,沒有我的命令!不許起來了!」


    「是~ 是~ 」我尴尬的跪在那里,而我兴奋万分,第一天,我连女主人的脚丫都没有碰到,被迫嘴巴里免刁着连裤袜,裆下夹着她的高跟鞋,跪在那里了。


    「嗯~ 」陆淑娟在自己的脚丫,涂抹上蜂蜜,轻柔的翘起脚丫。「给我吃饭了~ 」她抚摸自己的嫩脚,挑逗无比了。嫩滑的蜂蜜轻柔的涂抹在白嫩的脚丫上,如此的香艳,如此的刺激如此的多情了。而这种性爱的替代,虐恋的美妙,真得令人销魂蚀骨,我几乎射精了。


    她足弓长韵优雅,弓绷的可爱柔和,性感美韵。她脚心弧凹诱惑,性感的腻积优雅,软润的紧绷迷人。她脚心肌肤白软,轻柔的美韵诱惑,略微浮显皮纹。她脚心肌脂白软诱惑,轻柔的充满弹性,细嫩的美韵迷人。她脚心肌肉弓绷,性感的轻柔优雅,美韵的柔和细嫩。她脚心汗腺发达,轻柔的散发女性脚丫臭味,软润迷人。她脚后跟韧带纤绷,性感的美韵而下,柔和的优雅软润。她脚后跟皮纹腻积,粗糙的柔和优雅,性感细润。她脚后跟肌脂腻积,扁平的干硬诱惑,轻柔美韵。她脚后跟肌肉紧绷,弧凸扁韵,柔和的优雅美韵。她脚后跟皮肤粗糙,略微干裂,轻柔的红韵迷人。


    「嗯~ 好~ 好」柳貂蝉和柳婵娟,兴奋的跪在那里,不停的舔允陆淑娟得脚丫,这种彼此的投入,甚至超过了我的想法,真的悲惨无比,挑逗迷人,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我感觉到兴奋万分。我看着,看着,忍不住自己夹并大腿摩擦一股精水喷射出来,喷射在红色的高跟皮鞋上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