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新七笑拳淫魔传..

    发布时间:2019-09-18 00:00:43   


    话说姬乱马(或早乙女乱马)与父亲姬玄毛寄宿在钱家已经不少的日子了。虽然说乱马和钱家的三女儿钱小茜有婚约,可是由于两个人的个性都太强,而且对于父亲的约束都觉得太过儿戏,因此对于这个婚约两个人都十分反抗。所以两个人的日常生活中总是争吵不休。但是这些日子以来,两个人出生入死,经历了无数的困难,早就彼此心生好感互相爱慕,只是都说不出口而已。直到某一天,天道道场又接到委托前往除魔,因此钱天道、姬玄毛、钱小茜、乱马还有八宝斋一同前往该地。
      当他们到了那里之后,发觉响良牙居然也在那里,而且身上还受了不少伤。
      乱马:良牙┅┅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伤的这么厉害?你还好吧。
      良牙:这点伤没什么┅┅我本来是想要去天道道场的,结果到了这里。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乱马:好像是这里有怪物,所以有人找我们来对付。
      小茜:乱马,别说这么多了,我们先帮良牙疗伤在说吧。
      于是他们就先帮良牙治伤,从他口中得知也是为了对付这个怪物才会受伤。
      这个怪物叫做淫魔,人如其名,在这附近摧残了很多的女孩子。听这附近的人说,这怪物在平安时代就出现过,在当时也为非作歹、辣手催花,后来被源赖光所伤,只可惜当时没能将他杀死,让他给逃了,没想到现在又┅┅
      良牙:这怪物行事凶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听说还因此杀了不少人。我也是听说这样,才会想要对付他,没想到┅┅真是太丢脸了。
      钱天道:乱马,良牙的功夫不差,连他都┅┅你可要小心点。
      这时见姬玄毛拿着一桶水泼向自己变成了熊猫,然后举起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乱马交给你了。
      乱马:老爸┅┅你┅┅算了,我自己去。小茜,这个怪物太危险了,你不要去良牙,你还可以吗?
      良牙:当然可以,这个仇我一定要报。小茜,乱马说的对,你就留在这里好了,我跟乱马一起去就可以了。
      小茜:不,我也要去,听到这怪物这样对待女孩子。我岂能置身事外?不管你们说什么我都要去。
      乱马、良牙:小茜┅┅
      八宝斋:好玩,好玩。我也跟你们一起去。
      因此他们就一起前去作战,淫魔的力量果然强大,不但攻击力、防御力都高,而且淫魔还会使用各种超能力攻击,难怪良牙一个人打他不过。他们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死斗淫魔,淫魔还不时的针对小茜攻击想要吃豆腐,所幸都被乱马、良牙及时阻止看家本领尽出,游斗半天之后,淫魔终于渐呈败势,可是一行人也都受了不少伤,这时┅┅
      淫魔:可恶,没想到我会被你们这些人类伤的这么重,就差一点了啊。嘿嘿┅┅别以为这样子就可以打赢我。
      然后淫魔看了一下乱马和良牙,冷笑了一下,对着小茜说:看我的玉石俱焚,啊啊┅┅之后全身发出强光,现场充满着异样的气氛,这时淫魔突然朝着小茜冲了过去。
      乱马见到淫魔朝小茜冲过去,大喝一声:小茜,危险啊┅┅
      说完乱马就冲到了小茜的前面,只见一到强光袭来,小茜还来不及反应┅┅这时一阵轰然巨响,还散发出惊人的冲击波。
      乱马被震到半空之中,现场烟雾迷漫,良牙一把抱住了掉落中的乱马。可是乱马早已经陷入昏迷,淫魔已经不知去向┅┅
      良牙:可恶,没想到那怪物居然会自爆,乱马,你振作点┅┅振作一点啊┅┅
      小茜急忙上前,良牙将乱马轻轻放下。
      小茜看着乱马,不知不觉热泪盈眶,珠泪缓缓落下┅┅说道:不┅┅不会的┅┅乱马┅┅乱马啊┅┅。说着说着抱住了乱马痛哭不已。
      良牙:小茜┅┅
      八宝斋也走了过来,看了一下现场,又看了一下乱马,然后摸着小茜的头说道:小茜┅┅
      只见小茜眼泪不停落下,充满了哀戚的感觉┅┅
      第一章悲剧开始
      话说一场大战后,所有人都受了不少伤,由其是乱马还昏迷不醒。
      于是众人急急忙忙的赶回了天道道场疗伤,在知道乱马受了伤之后,珊璞、右京和游小刀以及乱马班上的同学们都先后前来看过他,由其是自认为是乱马红颜知己的女孩们更是常常来探望。
      可是乱马接连几天都是处在昏迷状态,而且口中还不时的发着梦呓,叫着别过来、快离开我等等,让人实在不知道他说些什么。至于小茜则认为乱马受那么重的伤全都是她的责任,因此一直在他乱马身边照顾不肯离开。又过了好几天,乱马的身体微微一颤,眼皮不停的跳动着┅┅
      小茜:乱马┅┅你醒了吗?乱马┅┅
      乱马眼睛慢慢张开,缓缓转头看了小茜一下,又闭上了双眼。
      小茜:乱马┅┅你不要吓我,振作一点啊!乱马!爸爸!姬伯伯你们快来啊!乱马他┅┅乱马他┅┅
      听到小茜的声音,良牙、钱天道、姬玄毛、以及小茜的大姐小霞、二姐小靡都赶了过来。小茜就把刚才乱马的情况告诉他们,在这时┅┅乱马又睁开眼睛,接着他慢慢坐了起来┅┅
      良牙:乱马,你还好吧!觉得怎么样?
      姬玄毛:乱马,振作一点,你可是无差别格斗派的继承人啊!乱马┅┅
      乱马:爸爸、良牙┅┅让你们担心了,我已经没事了。
      钱天道:呜呜┅┅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小霞:乱马,你肚子饿不饿,要不要我去拿点东西给你吃?
      乱马:好,麻烦你了,小霞姐。
      于是小霞就去厨房弄东西┅┅
      这时小靡说:乱马,你可要好好感谢小茜喔,这些日子几乎都是她在照顾你。
      小茜:二姐┅┅!然后看了乱马一眼,一张俏脸登时通红,好像不知所措。
      乱马看了一眼小茜,见她脸蛋红通通的,接下来的话竟是说:不愧是我的未婚妻此言一出,众人面面相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小茜听到更是惊慌失措。
      这时┅┅
      乱马:大家是怎么了?我说错了吗?小茜,你说是吧。
      这时众人将目光转移到小茜身上,小茜看到所有人目光在看着她,小脸红到直到耳根。
      于是对着乱马说道:乱┅┅乱马,你┅┅你好讨厌喔!
      小茜就转身冲出乱马的房间,还差一点撞到了小霞┅┅
      小霞:小茜,你怎么慌慌张张的?有什么事情吗?
      小茜:大姐,对不起┅┅。然后又急忙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小霞:┅┅????┅┅
      而此时乱马的房里也正在骚动着,钱天道和姬玄毛相拥而泣,嘴里不停嘟嚷着什么他们终于来电了或是无差别格斗派有后了等等┅┅小靡则在一旁对乱马点头赞许可是心中却有了一个赚钱的点子,但是日后因为这个点子而┅┅
      良牙则一把抓住了乱马的衣服,生气的说:乱马┅┅你┅┅你┅┅
      乱马:良牙,别紧张,你有事就慢慢说吧!
      良牙:乱马,你是什么时后跟小茜小姐这么┅┅这么好的?你┅┅
      乱马:良牙,这好像不关你的事吧!
      良牙微怒道:你┅┅乱马┅┅
      乱马此时表情突然沉了下来,两眼直盯着良牙,透露出一种异样的光芒,就连身经百战的良牙也跟着不寒而栗。接着┅┅冷笑数声。
      良牙:乱马,你在笑什么?
      乱马:你给我听好,良牙,从现在起不许你再接近小茜一步。我告诉你,小茜是我一个人的,绝对不准你不接近她良牙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问道:乱马┅┅你┅┅你说什么?
      乱马:那我就再说一次,良牙,以后不准你在接近小茜,要不然我就将小P的真实身分告诉她明白了吗?小P?然后又再度笑了几声说道:小P猪┅┅
      良牙听到乱马这么说简直快疯了,一直以来这个都是他心中永远的伤痛,没有想到乱马今天会用这件事来威胁他。他们两个人关系一向不错,乱马当初也曾经为了帮良牙隐瞒这件事费尽心机,没想到现在乱马却┅┅
      良牙:乱马,你是认真的吗?
      乱马:小P猪,你认为谁会跟猪开玩笑?让开点,我要起来了。
      良牙怒吼说道:乱马,你┅┅
      小靡:咦?良牙你怎么好像跟乱马吵起来了呢?你们不是好朋友吗?
      钱天道:是啊,你们不是才一起并肩作战对付恶魔吗?怎么┅┅
      姬玄毛:对嘛,都是好朋友,不要吵了。
      良牙:我┅┅我┅┅
      乱马:我才不会跟他吵呢,只是告诉他一点事而已。对了,我有点事出去一下。
      姬玄毛:可是,你的伤┅┅
      乱马:没关系,我已经没事了。
      说完乱马就离开房间,走到门口时小霞正好拿了吃的东西进来┅┅
      小霞:咦?乱马你已经可以起来了吗?东西已经弄好了。
      乱马:对不起,小霞姐,我有事要出去一下,东西我回来再吃好了。
      小霞:可是┅┅
      乱马:我先走了。
      小霞:乱马真是的┅┅他不饿吗?奇怪┅┅
      然后乱马就离开了,留下了错愕的众人,以及一旁愤怒的良牙┅┅乱马走出天道道场之后,朝着公园走去,脸上不自觉呈现出欢喜的表情,此时天色渐晚,乱马走到了公园时已经没什么人在┅┅乱马走到了树丛里,终于忍不住而狂笑起来┅┅
      乱马:哈哈哈┅┅没想到会这么顺利,不过那个杂碎反抗的还真的是很激烈啊,只可惜仍然棋差一着,没资格做我的对手。哈哈哈┅┅好,既然那个杂碎敢反抗我,那么我就让他后悔一辈子吧┅┅哈哈哈┅┅就这么决定,嗯┅┅就决定先对她下手吧!哈哈哈┅┅
      黑玫瑰游小刀,是圣贝鲁克学院的学生,隶属格斗新体操部。当初对乱马一见钟情还曾经跟女乱马较量过。脾气相当暴躁,个性上十分阴险,为了可以在众多竞争者争取到乱马,可以说不择手段。兄长游带刀,跟乱马一样都是风林馆高中的学生,隶属于剑道部。有一点自恋倾向,自认为是钱小茜的爱人。因此对于小茜的未婚夫乱马十分的痛恨,可是他居然喜欢上被泼了水变成女孩子的乱马,而且还居然一直没发现两个人是同一个人。只见他常常左右为难,不知道要选辫子姑娘还是钱小茜才好。后来居然认为辫子姑娘跟钱小茜都已经被乱马给┅┅
      所以当游小刀喜欢乱马时,为了彼此的利益,他不但是举双手双脚赞成,还在一旁推波助澜。
      这天,游带刀又跟平常一样在自慰着,通常这个时间他游带刀都不许任何人接近他房间┅┅
      他的幻想之中,正跟小茜在热吻着,两人的舌头不停翻搅,他更是一直吸舔着小茜口中的唾液。而游带刀的胯下┅┅辫子姑娘握着他的肉棒不停舔着,好像是舔着甘甜的冰棒一样,这个时候,游带刀停止跟小茜接吻,双手大力搓揉着小茜的双乳对着辫子姑娘说:给我含进去一点。
      然后辫子姑娘就听话的将游带刀的大肉棒含进小嘴里。
      游带刀又说:给我在嘴里前后抽动,就像是吸奶一样吸吮,用舌头舔我肉棒的前端然后左右的摩擦。
      同时间他又把小茜拉近,吸吮小茜的乳头,一只手揉捏着乳房、一只手则在小茜已流出爱液的小穴用手指抽插、还不时轻捏小茜的阴核。这时小茜更是娇声连连不断小穴在游带刀激烈的玩弄之下爱液更是如同洪水泛滥。可是游带刀却先叫辫子姑娘停止吸吮,叫她像狗一样的趴着背对他,然后就把肉棒猛烈插进了辫子姑娘的小穴里┅┅不用任何技巧只是一个劲的狂插猛抽,才几十下就把辫子姑娘的小穴已经被干的红通通的┅┅干得辫子姑娘又是喊痛又是喊爽,这时游带刀一只手还在小茜的小穴里用力抽插,手指还插进了三根┅┅另一手按着辫子姑娘的腰,姆指则不停搔弄她的屁眼,还慢慢插了进去想到这里,游带刀已经快到高潮,手的动作不断的加快。这时┅┅
      佐助:少┅┅少爷┅┅不┅┅不好了┅┅
      佐助是游家的忍者,对游家是忠心耿耿,功夫虽然只有半桶水,不过游带刀却完全少不了他。游带刀本来已经快出来了,可是佐助的突然跑过来,让他大吃了一惊。
      而且声音断断续续、有气无力,更让游带刀不敢轻忽,连忙穿好衣服冲出了房门,他看到佐助时更是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
      这时的佐助全身是血,身上好像有数道被刀砍过的伤口,左手也断了。
      佐助是按着伤口边跌边起的走过来,走廊上也是流着满地的血┅┅
      游带刀大惊:佐助┅┅
      佐助:少┅┅少爷┅┅。人已经往前倒下,游带刀连忙上前扶住。
      游带刀急忙问道:佐助,你怎么了?这伤是怎么回事?是谁下手这么狠?
      佐助有气无力的回答:少┅┅少爷┅┅小┅┅小姐她┅┅小姐她┅┅
      游带刀又问道:佐助,我妹妹怎么了?你又是怎么回事?喂!佐助,你振作一点。
      佐助这时掉下眼泪道:少爷┅┅快一点去┅┅快一点去救小姐┅┅小┅┅小的无能┅┅不┅┅不能保护小┅┅小姐┅┅少爷┅┅对┅┅对不起┅┅
      说到这里,佐助似乎再也无法撑下去了,他又再看了游带刀一眼,对他微笑了一下然后默默闭上了眼睛,泪水由脸颊缓缓落下┅┅
      游带刀:佐助┅┅佐助┅┅不┅┅佐助┅┅佐助你不能死啊┅┅啊啊啊┅┅可恶到底是谁?我妹妹那里到底又怎么了?
      游带刀将佐助轻轻放下,又再看了佐助一眼,然后将眼泪拭去朝着游小刀房间狂奔而去┅┅
      十五分钟前,游小刀房内┅┅
      游小刀:佐助,叫你买的东西都买好了吗?
      佐助:小姐,都已经买好了┅┅可是┅┅
      游小刀自言自语道:亲爱的乱马,不知道你的伤好了没有,人家真的很担心啊┅┅
      佐助:小姐┅┅
      游小刀:吵死了,佐助,你下去,不要来吵我!
      佐助:是。
      游小刀:呵呵呵┅┅乱马┅┅我一定要掳获你的心,呵呵呵┅┅
      佐助心想真是命苦,被他们兄妹俩呼来喝去,现在又是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别过这种日子。这时屋外草丛有不寻常的声音,好像有人偷偷摸摸正在接近似的,游小刀跟佐助也都注意到了外面的动静。于是佐助就对着声响的方向,隔着房门射出几支飞镖。咻、咻、咻、咻、如同画破长空射了过去┅┅
      佐助挡在游小刀身前,大声问道:是谁在鬼鬼祟祟的?
      这时房门拉开,乱马立于门前,手上还抓着佐助刚才射来的飞镖┅┅
      乱马:喔┅┅这就是你家里的待客之道吗?
      游小刀:乱马┅┅
      游小刀把佐助撞开,冲到乱马面前,说道:乱马┅┅你的伤都好了吗?
      乱马冷笑一声说:是啊,所以我才来找你┅┅
      游小刀喜道:哇┅┅乱马┅┅我好高兴喔!
      佐助被游小刀撞到墙边,摸着自己的头说:好痛,唉┅┅小姐真是的┅┅
      游小刀:那乱马┅┅你来找人家有什么事情呢?
      乱马:我来干什么?哈哈哈┅┅
      乱马笑了几声又说:我当然是来这里干你的,快把衣服脱了吧┅┅
      佐助:咦?
      游小刀虽然很喜欢乱马,可是乱马突然这么讲,还是让她整张脸都红了。虽然是说为了乱马她可以不择手段,但是,少女的矜持还是让游小刀不太能接受┅┅
      乱马:你还不脱衣服?那我就来帮你脱好了。哈哈哈┅┅
      游小刀:咦?
      听到了乱马这样说,游小刀整张脸红的跟柿子一样,这时乱马已经一步步走了过来┅┅
      佐助觉得很奇怪,乱马的为人来说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事,因此赶忙挡在了游小刀的前面对着乱马大喝:不准你再靠近我家小姐了!
      乱马:找死┅┅
      游小刀还没反应过来,这时乱马用手刀的方式对着佐助挥了一刀,强劲的空气之刃瞬间就对佐助造成了伤害,伤口由左肩斜斜划下。佐助惨叫一声,伤口血流如注。
      这时乱马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过来,一脚将佐助踢到门外┅┅
      乱马:大爷等一下就要办事,可不想你的脏血留在这里。
      游小刀:乱┅┅乱马┅┅
      佐助忍着剧痛站起,又连射了好几支飞镖过来┅┅但是,还没有接近乱马就已经落地┅┅
      佐助:咦?怎┅┅怎么会┅┅
      乱马怒骂:该死的畜生┅┅
      说完又连劈几次手刀,强劲的空气刃让佐助来不及闪避,胸口、腹部接连的受创。
      乱马又朝着佐助冲去,双手分别按着他左肩及右手,猛然一扯┅┅只听佐助大声惨叫,他的左手臂已经被乱马给硬生生扯断┅┅
      佐助:啊啊啊啊啊┅┅
      游小刀大惊:不┅┅
      乱马:该死的畜生,去死吧!然后又用手刀朝佐助的头部劈去,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游小刀架住了乱马的手┅┅
      乱马:咦?你放手┅┅
      游小刀:不┅┅我不放手┅┅佐助你快走┅┅快走啊┅┅
      佐助:小┅┅小姐┅┅
      游小刀:佐助快走┅┅快走啊┅┅
      佐助连忙起身离开,虽然游氏兄妹平常对他并不好,可是在这个重要时刻还是不忍见到他这样受死。因此游小刀才会拼命想让他逃走┅┅
      佐助心想:小姐,你要撑下去,小的立刻去找少爷来救你┅┅要撑下去啊┅┅
      可是他的伤势实在太重,一路上跌跌撞撞撞的,鲜血流了满地,一心只想能够快点到少爷游带刀那里去┅┅
      此时,游小刀房间内┅┅
      乱马:你可以放手了吧?他已经走远了┅┅我可不想弄伤你喔。
      游小刀:乱┅┅乱马┅┅你┅┅
      乱马喝道:还不放手!接着身体微微一动,一股冲击力将游小刀震开,她跌坐在地上,望着乱马,这时候乱马已经一步步向她走近┅┅
      乱马:碍手碍脚的人已经走了,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享乐了┅┅
      游小刀早已被乱马刚才的行动吓到,脑中思绪大乱,加上刚刚的冲击力,让游小刀全身发麻使不上力,只能不停的慢慢往后退。
      游小刀不停说着:不┅┅不要过来┅┅不要啊┅┅
      但说时迟那时快,乱马已经一个箭步冲了上来压在了游小刀身上,然后直接吻上了她的小嘴。游小刀本能上虽然想要反抗,可是突然有一种好像被电到的感觉,全身更是松软无力。原来这时候乱马已经隔着衣服大力揉捏她的胸部,还开始扯着她的裙子┅┅
      乱马:想不到你的胸部还不小吗,嘿嘿嘿┅┅摸起来感觉真舒服,不过这件衣服还真是碍事┅┅然后用力将衣服撕毁,雪白的肌肤和黑色的胸罩就呈现在乱马眼前┅┅
      游小刀:不┅┅不要┅┅乱马┅┅求求你住手┅┅住手啊┅┅
      乱马:好戏现在才要开锣呢,你就好好的给我享受吧!再抵抗小心老子把你的脸蛋给划花┅┅ 
      游小刀听到乱马这样说,害怕乱马会真的划花她的脸,因此也只好放弃抵抗任乱马为所欲为,见她放弃抵抗,乱马行动又更加大胆,将游小刀的胸罩往上一推,胸部就弹了出来。漂亮的形状加上粉红色的乳头,乱马的手就直接对着乳房搓揉,用嘴去吸吮那粉红色的乳头。这样的刺激对游小刀来说,可说让她又羞又怕。而且乱马还不时捏着她的乳头,那种无法言喻的感觉,让她完全忘了自己是被强迫的,只是随着乱马的动作不停呻吟,何况压在她身上的又是自己最喜欢的乱马呢?这时乱马将游小刀的腰部轻轻一抬,把她的裙子也给脱了┅┅
      乱马:你的内裤也是黑的?有意思,不愧是黑玫瑰游小刀┅┅听说喜欢穿黑色的女人都是很淫荡的┅┅你是不是呢?
      游小刀羞道:不┅┅我没有┅┅只是┅┅乱马求求你住手┅┅啊┅┅
      这时乱马开始隔着内裤对游小刀的小穴爱抚,那种强烈的刺激是刚才所不能比的。
      游小刀本来在之前的爱抚下,小穴里已经微微分泌出爱液,乱马又不时故意用手指将内裤塞进小穴摩擦。这一种刺激,让游小刀根本受不了,全身的力气好像被剥夺身体则跟着乱马的动作摇摆。然后乱马又伸进内裤的缝隙,若有若无的直接抚摸着小穴,虽然说她仍是第一次,但是小穴那里已经湿透了┅┅这时乱马开始打算将游小刀的内裤脱去,手已经放在腰部两边,正打算要将内裤脱下时。这时候┅┅
      游带刀:妹妹┅┅
      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乱马这时微微起身,游带刀已经冲到门外┅┅
      游带刀:妹妹,你没事吧?啊┅┅怎么会┅┅姬┅┅姬乱马┅┅
      乱马:┅┅
      游带刀大喝:姬乱马,你在对我妹妹干什么?
      乱马: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啊!游带刀学长┅┅来的正好┅┅你老妹的味道很不错喔!要不要和我一起干她呢?
      游带刀怒道:姬乱马,你给我住口,我问你┅┅是不是你杀了佐助的?
      乱马:佐助?喔,你是说那个防碍老子办事的忍者吗?没错,是我杀的,你有什么问题吗?
      游带刀大怒道:姬乱马,你找死┅┅
      接着就拿着木刀冲了过来,乱马也不闪不避让木刀砍下,可是在木刀离乱马的身上还有几寸时,游带刀突然感觉到一股冲击,跟着就是木刀被震飞,游带刀的双手上也感觉一阵剧痛┅┅
      游带刀:怎么可能┅┅
      这时乱马弹了起来踢了游带刀数脚,将他踢到了墙边,游带刀才觉得身上传来剧痛身上居然被刚刚的攻击弄到多处骨折┅┅接着乱马化拳为指,朝着他身上一指,身上好像也跟着淋痹,动也不能动┅┅
      游带刀:怎┅┅怎么可能┅┅身体┅┅身体不能动了┅┅乱马你┅┅
      乱马:本来应该当场杀了你的,不过老子有了新的想法,让你当场看看老子怎么样干你妹妹,老子对你不错吧┅┅哈哈哈┅┅哈哈哈┅┅
      游带刀:住手┅┅姬乱马┅┅你住手啊┅┅
      乱马开始将衣物脱去,同时也命令游小刀将内裤脱去。这时的游小刀好像神智不清似的,乱马一个口令一个动作,乱马将粗大的肉棒露在游小刀面前,又命令她跪了下来舔他的肉棒。虽然说游带刀在后面一直叫住手,可是游小刀还是用小手握住了乱马的肉棒,一阵抽动后将肉棒塞入了口中。乱马又按住了游小刀的头,开始前后摇动,将她的口中当成小穴抽插。可是那么粗大的肉棒,游小刀的小嘴根本不可能承受,只要乱马每次塞入时,都让她觉得有些呼吸困难,眼泪也不停流下┅┅
      游带刀看着乱马如此凌辱他的妹妹,可说是痛心疾首,可是偏偏身体又动不了。而且看着看着他的肉棒居然也跟着慢慢膨胀了起来,这种该死的生理反应令游带刀十分羞惭,却不幸都被乱马看在眼里┅┅
      乱马:怎么?兴奋了吗?那我也让你享受一下好了,不过只能让你享受她的小嘴,她的小穴要让我来开苞┅┅对了,就来个前后夹攻好了┅┅哈哈哈┅┅
      就这么决定好了,游小刀我命令你去用嘴服侍你哥哥的肉棒,快爬过去。
      游带刀大惊,说道:你说什么?你疯了吗?快住手!妹妹!不要听他的┅┅
      可是游小刀已经慢慢爬到了他面前,将游带刀的肉棒给掏出来后,真的开始吸吮起他的肉棒来。肉棒传来的感觉让游带刀一震,这种感觉比打手枪的快感还好,可是现在却是自己的妹妹在含着自己的肉棒,那种快感和心中的罪过恶感对立。虽然想把游小刀推开,可是那种快感加上又身体动弹不得,让游带刀的神智简直快疯了。
      这时候乱马摸着游小刀的屁股,将肉棒对准了游小刀的小穴口,慢慢的插了进去。
      处子的内部是相当紧的,抵抗力也很大,但是肉棒仍横冲直撞,插进了由游小刀的小穴深处直达子宫,把她保存了十几年的处女之身夺去,开始慢慢的抽插┅┅
      小穴里传来的疼痛感与快感,让游小刀无法承受,可是嘴里又含着哥哥的肉棒无法出声,于是只好用小嘴大力吸着肉棒来表示。这也让初次被口交的游带刀无法承受而乱马在后方抽插的度又渐渐加快,还压了下来揉捏着游小刀的乳房和乳头。慢慢的小穴里的疼痛感渐渐的减少,游小刀脸上也泛起红晕。
      随着乱马抽插小穴的动作加快,她抽动口中游带刀的速度也加快了。如此十几分钟后,游带刀再也忍不住了浓稠的精液射入了自己妹妹的口中,黏稠的感觉让她的喉咙很不舒服,因此游小刀吐出了口中的肉棒,可是发射的劲道未减,剩余下来的精液就射在了游小刀脸上,口中多余的精液也缓缓流下,游带刀已经失去了意识┅┅
      眼见游带刀已经抛盔弃甲,乱马更是猛烈抽插着游小刀的小穴,口中没有了肉棒的游小刀此时好比在宣泄一般,娇呼不断。这时已经不管她是不是第一次,乱马抽插的劲道一次比一次大,肉棒上沾了不少破瓜流下的血。又抽插了几分钟之后,乱马狠狠的插入深处,对着子宫口发射了炮弹强烈的冲击下,游小刀终于不支倒地。
      乱马将肉棒抽出后,剩余的精液射向了游小刀的背上,还有一点点是射到了游带刀脸上┅┅
      乱马:哈哈哈┅┅爽┅┅太爽了┅┅
      接着乱马将游小刀换个方向,让小穴对着游带刀肉棒,然后朝两人脑门上用力一击┅┅
      乱马:哈哈哈┅┅这样一来,就变成了他们兄妹乱伦了,哈哈哈┅┅这还只是开始而已,我绝不能那么快露出马脚┅┅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乱马将游小刀身上的自己的精液稍稍擦去,然后离开了游家┅┅ 
      第二章体育馆的凌辱
      第二天,游家所发生的事已经传遍了镇上,所有人都议论纷纷。小霞在上街买菜时也听到了,消息传回了天道道场┅┅
      小茜:咦?大姐,这怎么可能呢?游学长他┅┅你是不是听错了?
      小霞:没听错啊,大家都这么说的┅┅
      小靡:不可能,游带刀那个家伙跟他妹妹游小刀处的又不是很好,怎么可能会跟她┅┅跟她发生关系呢?
      小茜红着脸说:咦?二姐,你怎么说的那样白呢?
      小靡:我已经够保守了,对了,大姐,佐助他真的已经死了吗?
      小霞:嗯,听街上的人说,好像是发现佐助死在游带刀门外,就想到游小刀那里去报讯。结果┅┅
      小茜:大姐,结果怎么了?
      小霞:这┅┅这┅┅
      钱天道:小霞,你不说我们怎么会知道呢,别卖关子了。
      姬玄毛:将军,嘿嘿嘿┅┅天道兄你输了喔。
      钱天道:啊!?不算,我┅┅
      小茜:爸爸!姬伯父!现在在说正经事,你们可不可以先停一下?
      姬玄毛:啊┅┅对不起┅┅
      钱天道:真是对不起┅┅小霞,你就先别顾虑了,快说吧。
      小霞:好,结果看到他们两个人都┅┅都是赤身露体┅┅而┅┅而且┅┅这个时候良牙仍在天道家作客┅┅
      良牙:这┅┅
      小茜:良牙,你怎么了?
      良牙:没什么┅┅只是┅┅我有一个不好的预感┅┅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乱马:既然如此,那我出去看看情况好了。
      小茜:我┅┅我也要去。
      良牙:我也去。
      乱马:┅┅好,随便你吧,那我们跟良牙分头进行好了。
      良牙心想:奇怪,怎么会这么像呢?不可能啊┅┅可是┅┅
      于是乱马跟小茜、良牙就分头去进行,途中┅┅
      乱马:想不到游带刀会强暴她妹妹┅┅真是人不可貌像、海水不可斗量┅┅
      小茜:嗯┅┅可是怎么会两个人都昏迷不醒呢?医生好像都束手无策呢?
      乱马:哼,开玩笑,那种人类的医生怎么可能破我的技巧┅┅
      小茜:咦?乱马,你在说什么?
      乱马:我┅┅我刚才没说话啊!
      小茜:可是┅┅
      这时脚踏车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接着是急促的煞车声,然后有一个娇嫩的声音传来珊璞:乱马~~~
      小茜:是珊璞┅┅
      脚踏车车很快停在两个人身边,接着珊璞把外送的东西放下,飞身过来抱住乱马,彷佛当一旁的想小茜不存在似的,让小茜十分生气┅┅
      珊璞:乱马~~~
      太好了,你的伤终于好了┅┅太好了┅┅
      本来这种情形下,乱马都会立刻推开珊璞,可是今天却一反常态,乱马轻轻搭上了珊璞的肩膀,将她微微推开,说道:让你这么担心,真是不好意思。
      一反常态的态度也让珊璞大为感动,她轻轻靠在乱马胸前:乱马┅┅我┅┅
      这样的举动,自然也让小茜大为光火,正待开口斥责时,又有一个人走过来了┅┅
      来人道:珊璞,你千万不要丢下我啊┅┅珊璞┅┅
      然后握住了她的手,可是┅┅
      小茜:沐志,你握我的手干嘛,出门为什么不带眼镜?
      原来过来的人是贺沐志,是从中国追着跑来日本找乱马的珊璞。自认为是珊璞的爱人,绝招是白鸟拳。为了珊璞也跟乱马打过好几次,还曾跟良牙联手对付过乱马只可惜都功败垂成。他是个千度的大近视,也是咒泉乡史上自己走着走着掉入溺泉去的笨蛋,碰到水就会变成鸭子┅┅虽然尽了一切努力,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因为珊璞芳心早已经属于乱马了┅┅(至于珊璞,下几章再介绍┅┅)
      沐志将眼镜给带好,才发现眼前的人是小茜。放开小茜的手后开始搜寻,总算是在几公尺前看到了珊璞,但是也看到了乱马正在┅┅
      沐志大怒,喝道:乱马!你在干什么?珊璞是我的!你快放手┅┅
      珊璞:沐志,我早就说过了。我只喜欢乱马,谁是你的人?胡说八道┅┅
      沐志:可是┅┅
      珊璞:哼!乱马,别理他。你怎么会在这里呢?伤好了吗?
      乱马:都好了,至于我出来是想查查游家的事┅┅
      珊璞:游家┅┅喔,你是说游带刀非礼自己妹妹的事情吗?我也听说过了,好像闹的很大呢,店里的客人都一直在谈论┅┅
      乱马:┅┅
      小茜:可是游学长应该不会做这种事才对啊┅┅
      珊璞:谁知道呢,中国有句话叫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是说看人不能光看表面,搞不好他骨子里是坏蛋呢。啊┅┅我还有事要做,下一次再跟你们聊好了我得先去送外卖了┅┅
      话一说完珊璞就骑脚踏车走了┅┅沐志看到珊璞一走也跟了上去,然后┅┅
      乱马:时候不早了,我们也回去吧。
      小茜:好。
      当天晚上,他们一边谈论游家的事情,一边吃饭。可是良牙的神情一直都是怪怪的饭后,众人各自回房休息,这时┅┅
      小靡:乱马,等一下,我有话想跟你讲┅┅
      乱马顿了一下,问道:喔,有事想跟我讲?是什么事情呢?
      小靡:恭喜你已经跟小茜告白了,不过我想你不会希望所有人都知道吧?
      乱马:┅┅
      小靡:还装傻?如果这件事被珊璞跟右京知道的话,那你┅┅
      乱马沉思了一会,说道:喔,那你想要什么代价?
      小靡:痛快!不二价!两万元(日币)!可别杀价喔!
      乱马:喔,两万元!可以,不过我现在没那么多。这样子好了,明天放学之后我在体育馆交给你,如何?
      小靡:明天?好,就这样,你可不要不来喔,不然┅┅
      然后小靡就回房了,心里还不停盘算要用这笔外快做什么,这时乱马┅┅
      乱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威胁本魔!?!?明天你就知道了,哈哈哈┅┅
      第二天,乱马恢复后回学校上课,自然众人又是议论纷纷,尤其是右京更是高兴,不停地在乱马身边徘徊问话。而乱马也是跟平常一样,好像已经忘了跟小茜说过什么话,这样自然让小茜有点火大,可是也不好发作,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放学之后在体育馆内,小靡已经在那里等待┅┅ 
      小靡:真是的,乱马到底要我等多久,还不来?
      放学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随着时间的过去,学校的学生已经少了很多,而且游家才刚发生了事情,似乎人人自危,就连社团练习的人也早早回去了。小靡在此已经等了二十多分,耐性渐渐耗尽,不停在讲台上来回踱步┅┅
      小靡:气死人了,乱马居然敢放我鸽子,看我回去怎么修理他。咦?
      讲台上的布幕突然缓缓落下,不一会就完全盖住了讲台,这时乱马慢慢走了出来。
      小靡:乱马?你终于来了,钱呢?还有这布幕是你放下来的吗?
      乱马:是的,我想你也不会希望人家看到你被我玩弄吧?
      小靡:咦?乱马?你在胡说什么?
      乱马:乱马,错了,我才不是乱马,我的真实身份是淫魔,就是你们天道道场出去攻打的恶魔。可惜的是,你们并没有打倒我。
      小靡:咦?乱马,你┅┅你不要开玩笑。
      乱马:谁跟你开玩笑,告诉你,没有人可以威胁本魔的,如果是男人,我就会让他死无全尸。如果是女人┅┅就得用身体来补偿,你是本魔第9994个。
      小靡:不┅┅
      由于乱马所说的话和表情让小靡太过于震惊了,双脚不由得脚软而跌坐在地上,害怕的神情明显浮现在脸上。乱马又不停朝她走进,小靡更是吓得全身无法动弹┅┅
      小靡:乱马┅┅不要开玩笑,大不了我不跟你收钱就是了┅┅
      乱马:我已经说过不是开玩笑了,你就乖一点吧。要不然,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小靡:不要┅┅你不要过来┅┅不要啊┅┅
      ===================================
      原来当初一战,淫魔所使用的“玉石俱焚”只不过是个幌子,而是藉机附身在他人身上的绝招。
      PS:七龙珠有出现过。所以淫魔才会自毁身体,淫魔早就已经算准若是朝小茜出手,乱马或良牙就一定会来救援。结果也正如淫魔所料,果然成功的附身在乱马身上。当然乱马也是有反抗,但是元神相斗,乱马根本不是淫魔的对手而被打入了自己意识深处。而淫魔也从乱马的记忆里得知一切,所以才没有穿邦,不过,得知淫魔底细的良牙已经在怀疑,只是没有想到是乱马有问题罢了。
      ===================================
      乱马将小靡的双手绑住,然后把她给吊了起来。双脚离地的小靡自然是十分难受,可是心理的恐惧已经压过了身体上的疼痛,已经是18岁的小靡当然也知道接下来乱马会对她做些什么,可是嘴里又被塞了东西发不出声音来,这个时候的她心中的害怕更是到了极点,眼泪也渐渐夺眶而出┅┅
      乱马:有什么好哭的,你就好好的享受吧!哈哈哈┅┅
      小靡不停地摇着头表示拒绝,可是乱马却不管她的反应,手就朝着小靡胸前摸去。虽然是隔着衣服,却也是小靡第一次的经验。双手沿着乳沟向两旁划着圆圈,除了搓揉之外,还不断刺激乳头。虽然是隔着衣服,可是那一种感觉,让小靡是又羞又怕,脸上逐渐泛起桃红。乱马这时手慢慢往下移,开始摸着小靡的臀部,用比搓揉胸部还大的力气捏着,摸着摸着突然一拉,让小靡的内裤陷入了屁股沟中,然后用力的打了她几下屁股,小靡的眼泪则不断落下┅┅
      乱马轻轻吻去了她脸上的泪痕,然后又吻上她的耳垂,舌头不停的在耳边轻舔,还吹气过去。让小靡又有了不同的感觉,身体也开始颤抖,呼吸变得急促。
      这时候乱马将小靡的裙子撩起,手伸进去开始摸着她的下体,那里已经开始发热,而且也相当的敏感,乱马先将手按在那里,接着就慢慢的开始按摩小靡的小穴,这种刺激自然是她所不能承受的。
      乱马另一只手则轻抚小靡的秀发,突然将小靡口中的东西拿去,然后就亲吻上她的嘴。乱马紧紧的抱住了小靡,舌头还窜进口中翻搅着她的舌头,吸吮小靡口中的汁液,跟着开始脱去小靡身上的校服。这也让小靡更紧张了起来,可是偏偏又全身无力,根本无法反抗乱马的动作,乱马先将裙子脱下,然后在一个个的解开衣服的扣子。没多久,身穿淡黄色内衣的小靡,已经半赤裸的呈现在乱马眼前。乱马并不想立刻将她脱光,之前的爱抚已经让小靡的意识渐渐糊。
      乱马开始舔着小靡的胸部,虽然隔着胸罩,可是乳头已经立起。乱马一口含住乳头吸吮,衣物的摩擦让感觉更奇怪,小靡的口中也开始了甜美的呻吟声,断断续续的呻吟也让乱马更兴奋,搓揉乳房的力量也越来越大。隔靴搔痒也让乱马不太满足,索性一把将内衣拉下,然后直接的搓揉乳房。
      小靡被别人直接碰到了敏感的地带,舌头还含着乳头吸吮挑逗,突起的程度更加明显。乱马的手指还不停的玩弄另一边乳头,虽然不愿意,但是在一种人类的本能下,下体的爱液不停流出,已经将内裤弄出一团水渍┅┅
      乱马:已经湿透了吗?那我就让你更爽吧!
      小靡:不┅┅不要┅┅求┅┅求求你放过我吧┅┅不要啊┅┅
      乱马不理会小靡,弯下身去拉住了她的内裤,然后缓缓拉下。女孩子最神秘的地方已经呈现在眼前,小穴好像呼吸到了新鲜空气般抖动,阴毛则沾上不少爱液而闪闪发光,还有一种特别的气味。
      小靡从来没被人如此看过,因此不停的动脚想遮掩住,可是乱马发觉了她的企图,于是就将小靡的双脚搭在自己肩上,然后凑上了身体,如此一来,小靡自然是束手无策。被人这样盯着看,小靡更是感到无比羞怯,这时乱马伸出了舌头舔着她的小穴。那里传来的感觉好比受到了电击般,身体开始颤动舌头粗糙的感觉不断刺激下,小穴则流出了不少爱液回应。
      乱马又伸出了手指抽插抠挖小靡的小穴,每一次手指的激烈抠挖,小靡的那里可以感到流出了更多爱液,顺着大腿流了出来。乱马又凑上了嘴去吸吮着,小穴从未人如此玩弄,乱马又不停对着那里吸食,让小靡彷佛被推上了极乐境界,呻吟声开始充满娇媚的语调。
      乱马不断的抠挖抽送,把小靡不断送上了高潮,阴蒂更是已经立起,乱马又跟乳头似的舔弄下,精神已经濒临崩溃,意识早就模糊,原本呈淡粉红色、紧闭娇嫩的小穴,也已经可以承受男人入侵般开启。
      持续了这么久的玩弄,这个时候小靡终于忍不住了,什么少女的羞赧、矜持都已经抛弃┅┅
      小靡哭道:不要在玩弄我了,求求你┅┅
      乱马笑道:除非你求我干你┅┅不对,要求我干死你,不然┅┅
      小靡无奈,因为在这样下去她一定会疯的,只好说道:求求你干我┅┅干死我┅┅
      乱马:哈哈哈┅┅我就不相信你不求我,好,不过┅┅
      于是乱马先解开了她的绳索,抱着小靡猛吻她的嘴唇,然后又脱下了自己的裤子,跟着让小靡蹲下,把肉棒塞入了她的嘴里。
      小靡没想到乱马会这样对她,可是双肩又被乱马按住,肉棒在口中跳动的感觉让她是又羞惭又害怕,还有一种男人特有的味道,让小靡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乱马丝毫不怜香惜玉,开始在小嘴抽送起来小靡的嘴又不大,乱马还硬插入深处才抽出,如此抽送几下后,乱马将肉棒抽出在嘴边,命令小靡像吃奶嘴般吸吮肉棒前端。小靡心中自是百般不愿意,可是在乱马的威吓下不得不做,而且除了吸吮之外,乱马还叫她用小舌舔弄肉棒前端的缝隙。
      如此一下叫小靡吸吮舔弄,一下又在口中抽送起来,弄得小靡几乎精神错乱了。这时乱马猛然将小靡推开,然后将她压在地上,握着肉棒对准了小穴口猛然插入┅┅
      小靡本来正在吸吮肉棒,突然被乱马推倒在地上压了下来,还没搞不清楚状况时,小穴传来撕裂的感觉,知道自己的童贞已经不保,本能想将乱马推开,可是手又被乱马给制住,只好承受这刺骨的疼痛。 
      但是乱马一口气破了小靡的处女后,并没有猛烈的抽插,反而是极缓慢的抽送,嘴则不停的吸吮胸前的乳头,舌头沿着乳晕滑动处子的小穴夹的很紧。乱马缓缓的抽送着,小靡原本急促的呼吸在乱马的动作下,也渐渐变的缓和,原本因为疼痛而苍白的脸也变的红晕起来。虽然是被人家强暴,可是似乎由于淫魔的技巧,还有女人原始的本能,甜美的呻吟声开始不停的出现,双手还主动抱住了乱马。
      这时候乱马眼见时机成熟,将小靡的双脚搭在自己肩上,让肉棒可以插的更深,动作也渐渐加快。
      乱马:哈哈哈┅┅爽不爽啊┅┅哈哈哈┅┅
      小靡:啊┅┅啊┅┅好┅┅好舒服┅┅啊┅┅继┅┅继续┅┅
      可是这时候乱马却突然停下了动作,肉棒插在小穴里不动,好比浇了冷水一样。小靡眼见乱马如此,本想继续享受那种感觉。可是┅┅
      小靡:啊┅┅你动动嘛┅┅动嘛┅┅
      乱马:要我动可以,不过┅┅
      小靡娇声道:不过什么,你说嘛。
      乱马:我要你成为我的性奴隶,以后一个口令、一个动作。也就是成为本魔的玩具小靡:这┅┅
      乱马:不愿意嘛?
      小靡已经被情欲攻心,于是决定抛弃自己的尊严,对于乱马究竟是什么怪物也都毫不在乎了,说道:好,人家愿意成为你的性奴隶┅┅你的玩具┅┅
      乱马:哈哈哈┅┅那还不快点求主人干死你?快啊,哈哈哈┅┅
      小靡:是┅┅主人,求你干死我┅┅
      乱马:哈哈哈┅┅痛快、痛快,好,主人就把你这女奴干死吧!
      于是乱马开始用比刚才还大的力量抽插小靡的小穴,一阵强烈的快感让小靡也大声叫了起来,抽送的速渡也越来越快。抽插一会后,乱马索性将小靡抱起,用坐姿由下往上狠狠抽送,将小靡如娃娃般不停摇动,手还不停捏着她的乳房。
      这时候的小靡已经全身香汗淋漓,原本淡粉红色的乳头已经变红,任凭乱马的摆布抽插。又抽送一阵子后,乱马又将小靡放在地上,双脚搭在肩上更猛列的抽插,小靡呻吟的声音更是此起彼落,一波接着一波。
      乱马又猛然抽送一会后,将肉棒深深插入了小靡的小穴深处,一股浓郁的精液射入了子宫深处。一种巨大的快感让小靡的全身一震,断断续续的刺激又带给了小靡另一波的高潮。
      乱马缓缓抽出了肉棒,过多的精液缓缓从小穴里流了出来,破瓜的血液也顺着流下乱马又故意捏了小靡的乳房几下,然后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强烈的快感几乎夺去了小靡的意识,只留下不停的喘息声┅┅
      乱马:你听好,我只差五个人就可以大功告成了,我不希望出任何状况,何况┅┅所以日后有人的时候就跟平常一样,没人的时候在叫我主人,在我找到其他对象你就当我泄欲的玩具吧,明白吗?不然小心你的狗命。
      小靡早已神智不清,不过仍然应道:是的,主人┅┅
      淫魔心想:姬乱马┅┅你敢对抗本魔,我要摧残你身边所有的女孩子┅┅我要她们恨你一辈子来作报复┅┅
      想到这里,淫魔不由自主的哈哈大笑,笑声不断的回荡在四周┅┅
      第三章烙饼店的右京
      过了一阵子,乱马缓缓起身穿上衣服,这时小靡全身赤裸倒在一旁。在她昏迷之后前乱马又对小靡做了多番凌辱,弄得小靡心力交瘁不支倒地。
      乱马穿好衣服之后,用脚轻踢小靡,说道:该起来了!你还想要睡多久?
      蒙之中,小靡只感觉到全身无力,可是又觉得身上凉飕飕的,猛然惊醒,发觉自己居然全身赤裸裸、脏兮兮的呈现在乱马眼前,连忙拿起一旁的衣物遮掩在胸前,对着乱马怒目而视┅┅
      小靡怒道:乱马┅┅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乱马:?┅┅你想假装失忆吗?给我好好想想┅┅
      小靡感觉下体一阵疼痛,还沾了不少破瓜所留下的穴迹,突然之间,刚才的情景如同走马灯般在脑内重现,乱马对她做的事┅┅说的话┅┅一一重新呈现。小靡脸上的表情也从愤怒转为惊恐┅┅
      乱马:哈哈哈┅┅你好像终于想起来了┅┅拿去,用这条湿毛巾把身上擦一擦。
      说完丢了一条湿毛巾给小靡┅┅
      小靡伸出颤抖的手拿起毛巾,目光望向乱马,欲言又止的问道:你┅┅
      乱马:居然还敢这么没礼貌,难不成你想要步游带刀的后尘吗┅┅
      小靡:你┅┅不,主┅┅主人,游带刀难道是你┅┅
      乱马:没错,能提供身体让本魔享用,可是你们这些低贱的女人的福气。再告诉你,这世界上所有的女人命中注定都是我的玩物。游带刀那个笨蛋,居然还想试图阻止我玩她妹妹┅┅一个凡人也想斗赢我┅┅可笑┅┅真可笑┅┅
      小靡:┅┅
      乱马:废话少说,赶快把身体擦干净,要回去了┅┅天色已经很晚了┅┅对了,你最好不要多嘴,要不然┅┅后悔的人一定是你┅┅
      小靡:我┅┅我知道了。
      于是乱马和小靡一起回去天道道场,这时天色已黑,乱马拉着小靡快步走回去┅┅ 
      乱马:我回来了。
      小霞:欢迎回家,乱马,今天怎么会这么晚才回来?咦?怎么会跟小靡一起回来呢?
      乱马:有点事担搁了,至于小靡姐┅┅是在回来的路上恰好碰到的。
      小靡:是┅┅是的┅┅我┅┅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