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黄金毋忘我..

    发布时间:2019-09-16 23:29:17   


    人为财死┅只要有利益冲突,父子都没有人情可讲。陶、杨两家就因为在小溪
    里发现有黄金,所以互相争夺,致令两家在撕杀中,死伤无数,究竟其背后有
    什么别情?而陶、杨两家又会发生什么事?读者不妨细追下去,会有个出人意
    表的结局。
    从没有人想到,这么荒僻的地方,竟然有黄金!那是在陶家村和杨家村中间的三不
    管地带!
    这道小溪叫“流水响”,最先在溪水内淘到金砂的,是一个采药的老头莫三先生!
    莫三不是陶村人,亦不是杨家村的人,他住在卅里外的高山上。
    因为有金砂,陶家村和杨家村都想占据“流水响”,于是就爆发血斗。
    陶家村有六十户三百人。
    杨家村只得四十五户二百人。
    按理,是陶家村占优,但陶家村妇女多,三百人中,男丁只得百六十人,有四十人
    还是老翁!
    杨家村两百人中却有百四个精壮男丁。
    第一仗厮杀下来,杨村死了卅二人,伤了廿八人。
    陶村阵亡的却达四十五人,有四十人受伤。
    两村都元气大伤,只得隔住“流水响”溪畔防范,不许对方在水内淘金。
    杨村的村长杨家荣,生息了个多月后,召集长子、二子及族内叔伯商议。
    “陶村的村长陶虎,年老体弱,上月一战,他的独子阿癸又中了两箭,挨了三刀重
    伤,他已经丧失了战斗力,我们应该作试探进攻!”
    杨家荣的长子伯强,性格狼戾∶“对,假如给我四十人,我有信心杀入陶村,抢他
    们的女人、烧了他们的房屋。占据流水响后,独占金沙,三数年间,我们就可富甲一方
    啦!”
    杨家二子仲阶,比较忠厚∶“爹,打了一仗,双方死了这么多人,连三叔、五叔都
    阵亡了,我看┅还是坐下来谈,大家共同开采吧!”
    杨家荣怒叱∶“没有二一添作五这回事,想当日,陶虎拒我几番提亲,他那边女的
    多,为什么不肯嫁来我杨村?此刻除了金砂外,抢他们的妇女亦是今次作战的目的!”
    杨伯强盯了弟弟一眼,面有得色∶“爹,什么时候进攻?”
    “黎明前,大约天微亮,我们┅”
    杨家荣摊开地图∶“分两路,左右穿入陶村在流水响滩头的布防,然后┅”
    杨家准备突击前,陶村亦在开大会。
    “这次伤亡惨重,都是阿裘轻敌!”
    陶虎心情十分沉重∶“假如对方打过来,我┅我不知怎抵挡!”
    “我们这边是平地较多,丘陵较少,根本无险可守,但┅杨家有山隘作天然屏障┅
    咳┅”陶虎又咳杖起夹∶“再进攻,等如寻死!”
    陶虎的二弟陶蛟插口∶ “假如不抵抗,全村必沦亡。寻金,这不是个借口,杨家的
    人┅还想抢尽我们的妇女!”
    陶虎的次女陶娥三女陶珠很激动∶“他们杀伤了大哥,这仇非报不可!”
    陶虎停了停∶“杨家的人,应该这几日就会摸过'流水响',我们的防务怎了?”
    陶珠拍了拍胸脯∶“爹,我已在通道插了很多削尖的竹枝,我带廿人,可守住第一
    线。”
    陶虎咳了多声∶“假如没有黄金,我们这边肥美土地,他们亦会觊觎,不过,火拼
    会推迟吧!”
    他望望远方∶“秋收快到了,全村都要出动,巡更的,注意晚上,杨村的人应该会
    夜袭!”
    拂晓时分,是人意志最松弛的时刻。
    流水响溪水不深,最高处只是齐腰,杨伯强带着廿人,混身涂上油,悄悄的渡过溪
    来。
    陶村几个壮丁,扛着长枪、大刀,躲在草棚后,紧张了一夜,他们都很累。
    “天一亮,我们可睡了!”陶家村两男对话,语音未歇┅
    “咻!”两利箭穿了他们的喉咙!
    陶村两壮丁惨叫一声∶“偷┅袭┅”
    “杀!”杨伯强抽出单刀就冲入草棚。
    陶珠这时迎了出来,她手上长剑前挥,一招“白日贯虹”就刺向杨伯强。
    “快退!叫村里增援,我在这里挡着!”陶珠娇呼,手上长剑又削出,刺到一个杨
    村的人。
    “好婆娘!”杨伯强狂性大发,单刀指左打右,迫得陶珠连连后退。
    陶家村的人已往后狂奔,他们一下子就死伤了两人,阵脚大乱,陶珠押后,反被十
    多个杨村男丁困着。
    她挥剑攻了卅招后,气力渐不继,杨伯强的单刀“沙”的一声,削下她胸前一片衣
    襟。
    “啊!”陶珠惊叫起来,这一刀将她内、外衣削开,她白白的奶房,有一只露了出
    来。
    陶珠虽得十九岁,但很健美,她想遮,但怎能阻住露出的奶子跃动。
    “哈┅小美人┅”杨村的人忘了追赶,有几个壮汉看到陶珠的裸体,几乎淌下口水
    来。
    杨伯强淫笑∶“捉活的,小美人┅你走不了!”
    他挥出“饿虎出山”单刀扫向陶珠的小腹。
    陶珠伸剑一格,“挡”的一声,杨伯强的力较猛,刀剑齐断!陶珠手中长剑堕地,
    她无时间拾起那跌剑了。
    杨伯强像老鹰似的弹起,一手抓向陶珠的后心。
    她听到背后风声响,好个陶珠突然转身,右手一探,就抓向杨伯强的裤裆!
    “我就拼死抓着你那话儿的两颗小卵,用力一扭,你不死也要绝后!”陶珠心想∶
    “反止逃不了,就一块死吧!”
    汤伯强等穿的是短裤、草鞋,也想闪亦来不及了∶“哎┅这小妞要扭断我子孙根┅
    真毒!”
    陶珠的手一碰到他大腿上,手突然一滑,这因为他身上涂了油的关系,她抓不到他
    的两颗小卵。
    但杨伯强的手一沉,将断了的单刀刀柄,正正的敲落陶珠的头上。
    “哎哟!”她叫了一声,昏倒落地。
    杨伯强一提,将她软绵绵的身躯提起,她滑滑暖暖的身子,挑起他的淫欲。
    他脑筋一转∶“停止深入,放火箭亦从左路退回,我们捉得陶村的姑娘,他们一定
    倾全力出击,我们退回自己地头设伏,杀陶村的人一个痛快!大家照以前一样埋伏!”
    杨伯强点了陶珠的穴道,背着她后退┅
    陶村内锣声大响∶“杨村的人杀进来了!”
    “陶珠三小姐陷在重围!”
    陶虎虽然虚弱,在亲信搀扶下,倾全村之力,近七十众追了出来。
    “为什么不救小姐?”陶娥杏眼圆睁,指着败退的村人大骂∶“人家一摸过来,你
    们就┅溃散了┅怎保卫村子!”她珠泪夺眶而出。
    陶村的人赶到流水响畔,只见几个断后的杨村壮丁。
    “要抢回女的,过来呀!”他们散开站在溪的对岸∶“不然,黄花闺女恐怕保不住
    了!哈┅哈┅”
    杨伯强择了一个高处,将昏迷的陶珠绑在一株大树上,他还摸了她奶子几下∶“真
    滑!”
    陶娥与陶蛟冲进水里∶“妹!我来救你!”
    陶虎蹙着眉大骂∶“退!追过去是送羊入虎口!”
    陶娥与陶蛟被村人拉着,泪流满脸。
    陶虎老泪纵横∶“牺牲一个女儿,胜过多死一、二十人!”他又咳起来∶“我们沿
    溪畔筑高墙,就不怕杨村的人再突袭了!”
    陶村的人没有追过来,杨伯强头筋暴现∶“你们不中计,老子就奸了这妞儿!”
    他解下陶珠,将她前面的衣襟大力一撕,“沙!”的一声,两只奶子全露了出来。
    少女的胴体,是充满弹性的。陶珠双乳浑圆,乳晕及奶头是粉红色的一小片。
    “哈┅哈┅”杨伯强双手掩落去。
    他不能满握两团羊脂白的肉,但就在乳房上留下了五道淡红的指印,他开始狂野起
    来。
    杨伯强粗暴的一拉,陶珠的裤带又给他解开。他一扯,又将她的外裤与亵裤拉了下
    来,陶珠那块处女地露了出来!
    她的小腹是白而平坦的,下面是一撮稀稀疏疏的蜷毛,之下,就是两扇粉红,贲起
    的牝户!
    “哗!”杨伯强蹲下,将鼻子对着她的牝户,深深的一了一闻∶“好香!好香!”
    他的裤裆隆起,那根红通通的肉棒要破裤而出似的,他的鼻子在陶珠的牝户上闻完
    又闻,他的手就三扒两拨的扯下她的裤子!
    两条白白长长的大腿,衬着尽头黑压压的一块,杨伯强看得两看,口水不自觉的淌
    下来,滴在陶珠的牝户上。
    “啊!”陶珠这时转醒了∶“你这禽兽!”她哭了出来,她一手掩着自己的乳房,
    一手掩着赤裸阴户∶“无耻,你┅你不得好死!”
    她穴道虽自解,但下体赤裸!

    《黄金毋忘我》(二)
    “你就要欲仙欲死!”杨伯强一抓就想抓她的足踝。
    陶珠亦顾不得羞耻了,她粉腿一踢,就扫向杨伯强的下阴。
    他的武功比她高,陶珠的撩阴腿未到,他双指一点,就点中她小腹的“会阴穴”。
    “哎唷!”陶珠气血一窒,动弹不得。
    “今番要你皮开肉裂!”杨伯强拾起陶珠的衣服,扯成长条,将她双手捆绑实,又
    将一团破布塞在她的小嘴中。
    “你试试'仰天推车'的滋味吧!”他吐了几口涎沫在手心,然后揩落她牝户上。
    这样,是令她的阴户有点湿润,方便插入。
    陶珠身子麻了一会,渐渐又恢复气力,她双手虽被绑,双腿又被汤伯强提起,但她
    腋肢、屁股仍可扭动。
    当他的肉棍想钻入牝户时,陶珠就用尽气力左摇右摆,杨伯强的阳物好几次擦在牝
    户的“入口”都不能挺进去。
    “你┅你还动!”他兜着她的腰,又想插进去。但,筷子要插进摆动的酒壶,谈何
    容易!
    他的阳物几次揩插,都磨在她的毛发上,杨伯强突然感到一阵甜畅∶“唉┅不好┅
    丢啦┅”他突然怪呻几声,一股白色的热浆就标出,射得陶珠小腹都是。
    她化解了他第一次的攻势。
    杨伯强颓然的放下她。
    “大少爷,你怎么了?”草丛外,杨村的壮丁问∶“天快光啦!”
    杨伯强懊恼的∶“我耽多一会,大家引陶村的人过来!”他躺在陶珠身傍,又把玩
    她的奶子。
    陶珠恶狠狠瞪了他几眼,但他就毫不在乎,连连用手指拨弄她的乳头。跟着,又俯
    头用嘴去咬。
    陶珠有点麻酸,他搞得两搞,她两粒乳头就发硬了。
    “让你躺在地上,你扭动太利害!”杨伯强把玩着她的乳头边自言自语∶“不如把
    你凌空像秋千般吊着,看你还有多少气力挣扎!”
    陶珠虽不能破口大骂,但这招却令她面有惧色。
    杨伯强用手揩了揩喷在她肚皮上的“子孙”∶“今次浪费了,等一会就一滴也不浪
    费!”
    他光着屁股站起来,将陶珠手上的布条加长,搭在一枝树丫粗壮的古松上。
    他跟着一拉,陶珠双足就离地二寸!他将布条绑在树干上。
    “在半空摇晃,看你有多少气力!”杨伯强又淫笑∶“小乖乖,我的宝贝很快又硬
    的!”
    泄精快的男子,回气亦快,他握着自己的肉棒左搓右揉,片刻间,又平平的挺起。
    “哈┅看一看┅老子又可以来了!”杨伯强狞笑。
    陶珠双目泪光莹然,她在陶村是天之骄女,又是个处女,几时有臭男人敢摸她、啜
    她呢?
    杨伯强握着他的肉棒,“笃”落陶珠的小腹上∶“今次,你还走得了?”
    陶珠扭腰挣扎,但一扭,手腕就剧痛!
    杨伯强将陶珠吊得不高,她的牝户刚好向着他玉棍,他狞笑着,左右的抬起她的大
    腿。
    陶珠想挣扎已无气力,她拼命用舌头想将塞在口内的碎布吐了出来。
    “就算死,也要讲出来,叫姐姐替我报仇!”
    他擘开她的腿就是一挺!
    “啊┅呀┅”陶珠惨叫!她虽然发不出声,但隐约仍可听到音尾。
    “真爽┅”阳伯强的肉茎全送进去。
    处女地是紧窄的。
    他将陶珠推了推,她身子荡来荡去。她双扇皮紧紧夹着他的肉棍,他舍不得全拔出
    来。
    “噢┅爽┅”杨伯强喃喃的叫。他退出出少许,又再重重的挺进去。
    “啊┅哎唷┅”陶珠像给他撕开下体似的,她热泪如泉涌,有裂开似的痛!
    杨伯强是强来,她牝户内根本没有多少分泌,干巴巴的!
    陶珠挨了十个来回后,晕了过去!
    杨伯强根本不识什么叫怜香惜玉,他像荡秋千似的推着陶珠,一时又低头去啜她奶
    子上的小红豆。
    陶珠的牝户渗出一道血线,沿大腿内侧淌下。那是处女的血!
    本来,“破瓜”是流不出那么多鲜血的,但杨伯强对一个处女霸王硬上弓,对她的
    伤害就更大!
    在杨村那边,陶娥和村人呆呆的望着溪水的另一方。
    “我听到妹妹的惨叫声呀!”陶娥哭着扯着父亲∶“她可能遭到杨村的人毒手了!
    爹,无论如何,我要杀过去,救回妹妹,抢回一条尸也是好的!”
    陶虎沉痛的摇了摇头∶“不!我只得一子两女,你哥哥眼看活不了,而你妹子又牺
    牲,陶村┅陶村就靠你啦!不要去送死!”
    陶村的人沉痛万分,开始退回村内。
    杨村的男丁则望着草丛内,他们不敢偷看,他们知道杨伯强的暴戾。
    而杨伯强兜着陶珠,已经插了百多记。
    他乐得双眼眯起∶“哎┅夹得那么紧┅不成┅不成啦┅我要丢┅丢啦!”
    杨伯强喉头发出“荷、荷”的怪叫声,他突然抽搐起来∶“哎┅哎┅都给你了┅”
    一道热流直射向陶珠阴道的深处来。
    杨伯强喷出的秽液,将陶珠最痛的地方弄得滑腻腻的,陶珠除了淌血外,还淌下白
    浆。牝户内一滑,杨伯强的东西终于滑了出来。
    “好!就抬你回去报功!”杨伯强仍舍不得将软下来的阳物拔出,面有得意神色,
    他抽回裤子∶“各人听着,我们抬这没有穿衣服的女娃去溪畔,引陶村的人发怒,他们
    如攻过来,一到溪的半途,就用箭射!”
    他一叫,有几个杨村的男丁就扑入树丛,他们的眼睛都是望着赤条条的陶珠。女性
    的裸体,令杨村的男丁裤裆发硬。有几个杨村的壮丁,嘴角还淌出涎沫来。
    “看什么?将她解下来,抬到溪畔!”杨伯强大喝∶“只是抬手抬脚,不要碰别的
    地方!”
    几个杨村男丁,解下了陶珠。
    她这时候悠然醒过来∶“你┅你们为什么不杀了我!我要死!”陶珠心中淌着血∶
    “让我死了吧!”
    她面如纸白,在几十个男人面前露出全身最秘密的地方,她羞得要死!
    “喂!陶村的人,你们有个女的给我村少爷逮着了,连裤子也没有穿呢,大家来看
    看!”杨伯强大叫。
    杨村的人高举身无寸缕的陶珠。
    陶村向后退的人都停了脚步。
    “妹妹!”陶娥再也忍不住了,她拔出长剑,一蹬一跃就冲向溪水。
    “娥!”陶虎怒喝,但喝不住她!
    杨家村的人,已弯弓搭箭,他们侯陶娥一到射程就射她。
    陶娥走到溪内,她踩着一块石头,身子斜斜飞起。
    “咻、咻”十数支箭射向她。
    陶娥身子一翻,她挥出宝剑,斩跌几支利箭,跟着一跃,就过了溪。
    杨村的人都有拿刀,又迎了上来!
    “死!”陶娥直往上冲,如出闸猛虎,围上来的三个杨村男丁都给她劈中。
    “好!又多一个,等我一矢双!”杨伯强咛笑,他向身旁的人拿了把钢刀∶“小
    妞,你又想试试男人味是不是?”
    “你这禽兽,还我妹子!”陶娥剑一斜,使出一招“十方风雨”将杨伯强罩在剑光
    中。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低沉的笑声∶“你是谁?敢来杨村撒野!”
    一个灰影飞出,他拿着一柄钢叉,直叉向陶娥!
    来的是杨村村长家荣,他一心以为儿子占了“滩头阵地”,带着增援上来。
    陶娥急回剑自保,杨村的人蜂拥而上,包围着她!
    数十个大汉围着一个女的,陶娥看来“凶多吉少”。
    陶村的人纷纷冲过浅溪,陶娥慢慢的往溪畔退。
    “将这个女的先带回去!”杨伯强吩咐抬走陶珠。
    陶娥凄然叫了一叫∶“妹子!”
    杨家荣狞笑∶“陶村双姝,你是陶娥?”
    “你这些禽兽!”陶娥点了点头∶“奸污我妹子的都要死!”
    “哈┅哈┅”杨家荣笑了起来∶“我还有一个儿子未娶妻呢?你送上门,就连嫁妆
    也省了!”
    杨家荣一挥手上铜叉直取陶娥,而其馀杨村的人就向陶村的男丁放箭。
    陶村的人有几个中箭,倒在溪内。

    《黄金毋忘我》(三)
    “退回!”陶虎大喝∶“拿我的长枪来!”
    陶蛟抢上前扶着∶“大哥,你的痨伤未好!”
     “今日,就算死,也要拼了!”陶虎挣扎着∶“枪!”
    他推开陶姣∶“跟我冲!”
    陶村的人呐喊一声,就想第二次过溪!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一阵箫声。
    清脆的箫声后,是一过倒骑着驴子的青年,他一身粗衣布鞋,头上还戴了一顶大草
    帽,口里叼着一朵花。
    一朵“毋忘我”花!
    他不知是哪时出现的,那驴沿着溪的下游慢慢往上踱。
    似乎,他不是陶村或杨村的人。
    那青年喝了一声,那驴停在陶村和杨村人群中间,他两边望了望∶“对不起,这里
    似乎打仗,笨驴,你又走错了,我讨厌打仗!”
    他吐掉了花!
    杨家荣陪着笑脸∶“这位英雄,请回头走吧,这浑水淌不得!”他打了个眼色,示
    意村人紧围着陶娥,不容她突围。
    陶娥突然哀声∶“这位英雄,请救小女子,他们几十个臭男人打我一个,根本就不
    是好汉!”
    吐掉“毋忘我”花朵的青年脱下头上的草帽拿在手中,众人看清楚他的面孔,他虽
    清秀,但右颊就有一条半寸的疤痕!
    “打仗就有死人,怎能救?”他勒转驴头∶“笨驴走吧!”
    杨村的人面色一宽,只等青年一走就厮杀!
    “人家占高,欲想过溪,岂不是送死!”青年望着陶村的人摇了摇头。
    突然,他右手挥出一条五尺长的绳,绳头有个小钩,绳似箭似的快,一钩就钓着陶
    娥的衣领。陶娥只觉得有股力将她凌空扯起,她的身子斜斜的越过杨村男丁的头,将她
    抛回陶村的人那边。
    这下子电光火石般快,杨家荣功力虽深,但仍猝不及防,眼白白让陶娥脱了险。
    他脸色由红转白,再由白转红。
    “对不起,我生平就是喜欢女人!”那青年一扬一收,收回绳子,而陶娥就栽进水
    中,连仆带爬的走回陶村阵内!
    杨伯强怒喝∶“放箭,射死他们!”
    “停!”杨家荣大喝阻止∶“今天既然有好汉做架梁,我们就赏脸,退回村!”他
    扬了扬手,众丁壮就快速后撤。
    “爹,你怕什么?”杨伯强有点不忿。
    “来人的武功甚高,你想村人再送命吗?”杨家荣压低嗓子∶“反正我们已擒得陶
    虎次女,可以敲他们一大笔赎金,等这陌生人一走,再打陶村,要他们鸡犬不留!”
    杨伯强噤声。杨村的人片刻退到草林内,再也不见影。
    陶虎扶起湿身的陶娥,再向骑驴的青年下拜∶“多谢恩公,请到村内用过早饭再上
    路好不好?”
    青年怔了怔∶“对,在下也有点饿了。”
    陶娥望了他笑了笑∶“请问恩公尊姓大名?”
    “我姓毋,名┅名忘我吧!”青年叹了口气。
    陶娥再拜∶“多谢毋公子救命之恩!”
    陶村的人簇拥着毋忘我,回到村内。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