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啸傲华山

    发布时间:2019-10-03 08:43:36   


    华山脚下有个小镇,镇上住着六七百户人家。这几年华山派在武林中声威大振,一般武林宵小不敢到这里闹事,村民们倒也能安居乐业。但近几个月来,镇上连续发生采花大案,十几个黄花闺女被奸污,弄得小镇上人心惶惶。村民推荐几个年长有德的代表,带上礼物上华山求华山派掌门岳不群派弟子擒拿淫贼,有钱的大户人家更是纷纷聘请武林高手,以保安全。
          夜深了,一轮明月高悬空中,月光下远处花草树木依稀可见,岳不群站在门外负手望着月亮出神。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从身后响起,但岳不群就像一尊雕像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因为他从脚步声听出,身后来的人是他的妻子宁中则。
          “师哥……。”宁中则在岳不群身后站了一会儿,轻轻叫了一声。岳不群转过身来看着妻子,发现月光下的妻子看起来就像月中仙子一样美丽而又脱俗。岳不群心里一动,微微一笑说:“师妹,这一夜了怎么还不睡?”
          “师哥,你不来……人家怎么睡得着嘛!”宁中则低声说着,走上前去抱着岳不群粗大的腰。岳不群伸手搂住宁中则,两人相视一笑紧紧搂在一起狂吻起来。在亲吻中,岳不群的手渐渐伸到宁中则的两腿之间隔着裤子乱摸起来。宁中则浑身颤抖,口里喃喃地哼着,岳不群动作越来越大,把手伸到宁中则的长裙下面脱抓住裤子就往下脱。宁中则一惊,推开岳不群喘着气说:“师哥……不……不能在这里。”
          “放心吧,珊儿和那些弟子们早就睡得像猪一样了,没有人看见的。”岳不群一面说着一面猴急地上前去又要抱宁中则,宁中则嘻嘻一笑,转身奔回卧室。岳不群摇了摇头,跟在妻子后面快步走进卧室。
          宁中则站在床前笑眯眯地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岳不群。岳不群走到床前看着宁中则,笑嘻嘻地说:“师妹,……来吧。”宁中则嫣然一笑,低声说:“师哥……看来我是一辈子注定要做您的奴隶啦。”说完,宁中则上前去脱下岳不群的儒衫,用手轻轻抚摸岳不群胸前健壮的胸肌,接着低下头去轻轻地舔岳不群的胸脯,一面舔着一面熟练地解开岳不群的裤带,岳不群的裤子顺着大腿滑到了地上。在岳不群健壮的两腿之间,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硬梆梆地翘着,四周长满了黑油油的阴毛。岳不群轻轻拍了拍宁中则的肩膀,宁中则仰起头来媚笑着看了岳不群一眼,顺从地跪在岳不群面前伸手握住岳不群的阴茎抚摸一阵后,张开口将粗大的阴茎含进嘴里。
           宁中则含住岳不群的大鸡巴一面不停地吮吸,一面用舌头舔着硕大的龟头。卧室里顿时静静的,只有宁中则舔吸岳不群的大鸡巴发出的滋滋声和岳不群的喘息声,以及不远处两只巨烛燃烧时发出的啪啪声。岳不群低下头来用激动的目光看着跪在自己面前为自己口交的妻子,情不自禁地伸手轻轻抚摸着妻子的秀发。看着看着,十 六年前在后山思过崖的洞内发生的那一幕,又清晰地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十六年前,不满十五岁的宁中则是岳不群和两个师兄拼命追逐的目标。这不仅是因为宁中则当时就是武林中出了名的美女,而且他们都清楚,师父宁世轩只有这么一个独生爱女,谁成了他的乘龙快婿谁就是华山派未来的掌门人。
          当时因为岳不群入门晚,武功远远比不上两位师兄,在林世轩的眼中岳不群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弟子。好在和两个师兄相比显得儒雅俊秀,宁中则对他好像更有好感一些。为了这个原因,岳不群没有少受两个师兄的气。  
          一天早上宁世轩派岳不群的两个师兄下山办事,岳不群感到和师妹独处的机会来了,对宁中则也就格外注意。下午,岳不群发现宁中则跟着宁世轩上了后山思过涯,岳不群以为师父要单独传授武功给女儿,于是远远地跟在后面,想偷偷学上几招。没想到岳不群看望上思过涯,却听到华山派犯戒弟子面壁思过的洞内传来的是师妹宁中则的娇笑声。岳不群悄悄从洞口的岩石后面向里面张望,惊奇地看到只有十四五岁的宁中则浑身一丝不挂躺在洞内的那块大石板上,同样一丝不挂的宁世轩跪在宁中则张开的两腿间,长满胡子的脸紧贴在宁中则的两腿之间,伸出长长的舌头在阴部猛舔。宁中则一面喘着气,一面咯咯咯地笑着,双手在宁世轩的头上乱打。岳不群躲在岩石后面,心里砰砰砰地跳着,一动也不敢动。宁世轩舔了一阵后站起身来,得意地嘿嘿一笑说:“乖女儿,是不是让爸舔得很舒服啊?你看……流了这么多水!”
          “爸,都是您……人家痒死了!”宁中则喘着气,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宁世轩说。宁世轩看着女儿娇憨比的样子,心中一阵激动,得意地说:“乖女儿,不要紧,爸马上就为你止痒!”说完,宁世轩趴在宁中则身上,猛地一下将硬梆梆的阴茎插入宁中则的阴道内。
          宁中则哼了一声,伸手抱住宁世轩的脖子。宁世轩双手抓住宁中则胸前两个娇小的乳房,一面捏着一面习快地抽动着阴茎同宁中则性交。
          岳不群瞪着眼睛看着洞内的宁世轩像公牛一样趴在宁中则身上不停地耸动着,由于宁中则躺着的位置正好对着洞口,岳不群正好可以看到宁世轩那根粗大的阴茎在宁中则的阴道内不停地来回抽动。在宁世轩的大力抽动下,宁中则阴道内又红又嫩的肌肉时而内陷,时而向处翻出。
          没多久,宁中则的阴道内便充满了淫水,在宁世轩的抽动中顺着粗大的阴茎往外流。岳不群躲在岩石后面尽力控制着自己不发出一丝响声,但他的喘息声却在不知不觉中变得越来越大。
          一时间,洞内宁中则的呻吟声和宁世轩、岳不群的喘息声交织在一起,组成了一首令人血脉奋张的交响乐。
          岳不群一面喘着气,一面看着洞内宁世轩和宁中则父女俩的乱伦行为,渐渐地忘记了内心的恐惧。就在岳不群心襟荡漾难以自制的时候,洞内的宁世轩突然趴在宁中则身上不动了,在宁中则的尖叫声中,宁世轩那根粗大的阴茎在宁中则的阴道内剧烈地抖动起来,将一股股热乎乎的精液射入了宁中则的阴道内。岳不群暗暗吁了口气,轻轻挪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身子准备离开。因为他心里清楚,若被师父发现非送了小命不可。然而,就在他刚刚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眼前一花,发现师父宁世轩满脸杀气站在面前,硬梆梆的阴茎上沾满了湿乎乎的淫液。
          “师父……。”岳不群胆怯地叫了一声,跪在地上不住地叩头。宁世轩看了岳不群一眼,脸上紫气大盛,举起右掌就要劈下去。
          “爹……不要!”宁世轩正要击毙群不群,听到身后传来女儿的叫声,他转过身来发现女儿跪在身后不远的地方用急切的目光看着自己。宁世轩放下高举着的右掌,看着宁中则说:“则儿,……你喜欢他?”
          “是……。”宁中则低声说,然后站起身来走到岳不群面前跪下来,捧着岳不群的脸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岳不群急切地说:“师哥,今天的事……你不会向别人乱说的,对吗?”
          “是,是……求师父饶恕弟子……。”岳不群心胆俱裂,不住地在地上叩头。宁中则抬起头来看着宁世轩,宁世轩轻轻点了点头,转身走进洞里。宁中则将岳不群扶走来,拉着岳不群的手朝洞里走,一面走一面小声说:“师哥,放心吧……爹不会伤害你的……他老人家同意咱俩的事了。”
    kkbokk.CoM
          走进洞中,宁中则当着宁世轩的面脱下岳不群的衣裤。宁世轩看着岳不群胯下那根硬梆梆的大鸡巴,笑着说:“你这小子,武艺不高,那个东西倒不小……还真配得上则儿!”岳不群聪明机灵,听了宁世轩的话,立即扑地一下跪在宁世轩面前,仰起头对宁世轩说:“爹,请您老人家放心,……我会一辈子对师妹好的。”宁世轩听了嘿嘿一笑说:“你这小子倒很机灵……不要光说得好听,快去表现一下啊!”说完,宁世轩用淫邪的目光看着宁中则。
          “爹,……您真坏!”宁中则娇嗔地说,说完看了跪在地上不知所措的岳不群一眼,走过去重新躺在洞内那张大石板上张开两腿,用激动的目光看了看岳不群,又看了看宁世轩。宁世轩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岳不群,笑着说:“傻小子,还跪着干什么……快去啊!”说完,将岳不群从地上拉起来,推向躺在石板上的宁中则。早就欲火如焚的岳不群二话没说,立即扑到宁中则身上,当着宁世轩的面将胯下那根硬梆梆的大鸡巴插入宁中则的阴道内……。
          从那以后,思过涯的洞内就成了宁世轩、岳不群和宁中则三人的欢乐窝,而岳不群也成了宁世轩的乘龙快乘婿。不久,宁世轩将华山派秘籍“紫霞神功”传给了岳不群。后来,宁世轩因气剑两宗相争重伤去世后,岳不群顺理成章地成了华山派的掌门人……。
          想着想着,岳不群在不知不觉中运起了“紫霞神功”脸上紫气大盛,胯下那根硬梆梆的阴茎陡然暴涨,红扑扑的热得烫人。宁中则抬起头来看着岳不群发红的眼睛,胆怯地说:“师哥……不要……。”岳不群嘿嘿一笑,将宁中则从地上拉起来推倒在床上飞快地扒下宁中则身上的衣物,扑在宁中则身上交硬梆梆的大鸡巴猛地一下插入宁中则的阴道内,一面用手狠捏宁中则的乳房一面飞快地抽送着阴茎同宁中则性交。岳不群的“紫霞神功”有个奇妙之处,就是在和女人交合时不仅可以使阴茎变得滚烫,还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交合的时间。这些年来,宁中则吃了不少“苦”,对岳不群的“紫霞神功”又怕又爱。
          半个多时辰过去了,岳不群仍然飞快地耸动着,一点疲惫的迹象都没有。他那粗壮的阴茎不停地在宁中则的阴道内来回滑动着,一双有力的大手时而在宁中则的胸前轻轻抚摸,时而抓住宁中则的捏乳房狠狠揉捏。宁中则瘫在床上连似乎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无力地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口中不住地喘着气,大量的淫水从她的阴道内源源不断地往外流,将屁股下面的床单弄湿了一大片。
          “……师……师哥……求求您不……不要了……小妹要被您干死了……。”宁中则喘着气虚弱地对岳不群说。
         岳不群得意地嘿嘿一笑,一面飞快地耸动着,一面用淫邪的目光看着宁中则说:“师妹,很过瘾吧……同师父相比……谁更厉害些啊?”
          “师……师哥……还是您更……更厉害些……”宁中则一面喘着气一面说。这些年来,每当岳不群同她性交快达到高潮的时候,总爱问她这个问题,而她也不止一次地重复着同一个答案。宁中则心里清楚,在这个英俊儒雅的丈夫心中,永远也忘不了自己和亲之间的往事。
          好一阵后,岳不群同宁中则的一场大战终于结束了。卧室里那两支臣烛也快燃到了尽头,岳不群在被窝里搂着宁中则,两人面对面地紧贴在一起。
          “师哥,您认为……山下那些采花案,真是田伯光做的吗?”宁中则一面用手抚摸岳不群的胸膛,一面低声问。一阵销魂之后,宁中则想起了华山下的村民今天到山上来求岳不群捉拿淫贼的事。
          岳不群哼了一声说:“天底下除了那个狂徒,还有谁敢在我华山下撒野?”说话间,岳不群把手伸到宁中则胯下一阵乱摸。宁中则浑身一抖,嘻嘻一笑说:“师哥……依我看,那淫贼十有八几是您啊!”岳不群听了在宁中则娇嫩的大腿上捏了一把,正色说:“师妹,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呀!”
          宁中则知道岳不群被武林中人称为“君子剑”,素来对自已的名声看得及重,连忙说:“师哥,我是说着玩的嘛,您又认真了?”岳不群嘿嘿一笑,一面在宁中则的下面乱摸一面说:“师妹,如果那个淫贼真是我,你怎么办呢?”
          “我一剑就杀了你!”宁中则笑着说,说话间慢慢把手伸到伸不群的两腿之间,一面摸一面说:“不过,师哥……我看你可没有那样的胆子啊。”岳不群微微一笑,把嘴巴朝宁中则凑过去,两人随即吻在一起。
    好一阵后,宁中则低声说:“师哥,这件事……你怎么处理呢?”岳不群嘻嘻一笑,用淫邪的目光看着宁中则说:  “现在先不要说这个扫兴的事……等我们先办完了正事再说……”
           说话间,岳不群在被窝里一翻身将宁中则压在下面,熟练地将早已变得硬梆梆的阴茎插入宁中则的阴道内。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